各种科幻和奇幻。
想做一个好人。

Tumblr : https://www.tumblr.com/blog/idana5s
 
 

【ST官小个译】泰坦号系列节选[8]

Tuvok与Spock的相遇。个人对Spock部分最大的感受就是,科学官Spock和外交官Spock的个性已经不尽相同,为了促成和平统一的事业,他会用外交而非科学的方式和语言来处理问题,而为了多数人利益的献身精神却从未改变过。

星际迷航:泰坦号(Star Trek: Titan

001-起飞(Taking Wing

第十八章节选

 

“史波克大使,”杜沃克怀着敬意向他点头,一边说道,“看来我亏欠你一个感谢。”

史波克向他走近了几步,随即停下脚步,扬起右眉向杜沃克投去一个打量般的眼神。看起来,相比于接受他的道谢,史波克对于杜沃克现在的处境更感兴趣,他说,“在维科尔的这段时间里你患上了疾病,鲁卡斯,或者我应该说,杜沃克中校?”

杜沃克点了一下头,他知道再试图维持罗慕兰人卧底身份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很显然对方已经通过心灵感应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对我而言是一段煎熬的时光。”他依旧不能准确地判断出自己在监狱里待了多久,但是根据他在打开狱门之前从监狱计算机里收集到信息来看,可以确定他至少被囚禁了六十个标准日。

“毫无疑问,你对这次会面的目的还存在疑惑,”史波克说道。他向自己的罗慕兰下属示意,然后对西欧梅克也同样示意。“归根结底,我组织统一运动的目的是让罗慕兰人和瓦肯人重聚在一起。”

“我认为你应该预见到了,统一运动存在反对者,一旦因此引发了罗慕兰-雷曼内战,就必将带来混乱。”杜沃克说道。

“的确,这会使人分神,至少是这样。”

起初杜沃克对于大使所表现出的无礼态度几乎感到不寒而栗,然后他听到了西欧梅克和其他雷曼人的笑声,他们很显然都把史波克的这句话看作是他古怪的幽默。

杜沃克突然改变了自己对于史波克态度的看法。他想,史波克的确知道如何以一种别人能够理解的方式去交流。这种外交方面的工作最好还是交给这些技能娴熟、性情合适的人来做。

“我必须做出更进一步的假定,你应该已经找到这三个种族的共同点了,”杜沃克高声说道。他不确定这种共同点是什么,但是如果有谁能够在罗慕兰人和雷曼人之间商讨和平事宜,并且以自己的方式统一罗慕路斯和瓦肯,那就是史波克。

“在两个标准月之前我告诉过你,罗慕兰议会和军区之间的紧张局势很快就会濒临爆发,”史波克说。“我们没有人能够猜到这场危机有多快就会爆发,或者辛宗行动的后果将是怎样的。”

“当我们在监狱里的时候,罗慕兰帝国已经面临毁灭的边缘。虽然在逻辑上,统一运动在如今这样的政治剧变中获胜的可能性极小,但是我已经吸引到了更多的跟随者,人员数量达到了空前的水平。而且很显然,人员来源也并非单一。”

他停顿了片刻,在他面前竖起手指。“我逐渐意识到了与雷曼人之间促成和平统一的价值,星联只会与拥有罗慕兰帝国这种级别统治力的国家求和,但是在帝国中有些人相信罗慕路斯已经建立的政权架构正在走向解体,而星联低估了这些人的意愿。”

“你一定已经认识到了,现在不论是谁,只要能够控制奇·巴拉坦的政治与军事,就不会对此坐视不管。”杜沃克说。

史波克的眼中露出了近乎忧伤的眼神,“是的。”

杜沃克感受到一阵死亡般的冰冷缓缓地攀上了他的脊骨,“听起来,你正在与雷曼人策划一场完全武装的反抗运动。你是否是因为离开瓦肯太久而忘记了苏拉克(Surak)的教诲?”

史波克向西欧梅克上校示意了一下,“雷曼人并没有发起对帝国的武装反抗,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完全有这样做的能力。这就表明,罗慕兰人心中依旧燃烧的暴力之火或许会在再度蓄积之后变得更加旺盛。”

而你倾其一生的工作将会变成什么?杜沃克想着,随即点头应答,“我明白了,”他说。

“我正在尝试让雷曼领导层意识到抑制人民复仇欲望的需求,并且找到其他方式来矫正此事,推广社会变革,”史波克继续说,“在纯逻辑方面,我们与他们或许比与罗慕兰表亲更为接近——至少是就那些反对统一运动的人而言。”

虽然杜沃克依旧非常尊重史波克的成就与经验,但是他不能否认自己对此越来越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不能忽视试图组织一场非暴力革命所存在的固有危险,”杜沃克说道,一边将左手中冰冷的通讯器翻来倒去,“如果你要在这里引起一场内战,哪怕是无心之举,你的名字都会——”

“永远遭人唾弃,”史波克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相比于瓦肯-罗慕兰的统一,我的名声并不重要。”

多数人的需求高于少数人的需求,杜沃克回想起了《苏拉克文选》中的这句名言。“但是你真的愿意只是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统一结局就冒着进一步引发暴力冲突的风险吗?”

史波克停顿了一下,神色凝重地注视着黑暗的角落。就在他似乎要准备回答杜沃克的问题时,杜沃克注意到了这位年迈外交官四周的空气中逐渐拢起鳞动的微光。一微秒之后,他看到这些光芒似乎也围绕在自己的身边,他感到了那种传送光束所带来的熟悉的、短暂的眩晕感。

岩洞的石壁、雷曼人和罗慕兰统一运动者的震惊神态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滑整洁、相对无菌的星联舰队穿梭机内舱。杜沃克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狭窄的传送平台上,史波克也站在旁边,惊讶之情已经完全暴露在他的右眉上了。杜沃克转过身,然后便看见一位面带胡须的楚尔人,他身穿一件已经破损的黑色便装,这种服装毫无疑问是为了秘密行动而准备的。他不确定自己之前是否见过这个人。这莫非是克鲁中校?

楚尔人向杜沃克露出一个冷笑,同时用力动手敲击着他面前的传送机控制面板。

正当他的身体再一次能量化的时候,杜沃克不禁担心起来,史波克的突然离开会对罗慕路斯地下岩洞里那些支持他的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3 Apr 2017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