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一颗喜欢做梦的蛋。
GIF|汉化|翻译|脑洞。
GIF都是自制,二传请注明出处。

Tumblr/长毛象pawoo:idana5s

【ST官小个人翻译】泰坦号系列节选[4]

个人读完这段的感受是,人人都爱Spock,除了一部分瓦肯人。Riker真是任何时候都善于鼓舞人心。



星际迷航:泰坦号(Star Trek: Titan)

001-起飞(Taking Wing)

第六章节选[下]

星历 56979.5


“利用现在的社会动荡而在政治方面获得突出地位的还有最后一个组织。”阿卡尔将军转而直接注视着威尔,“我相信你们两位和你们的前任舰长都认识这各组织的领导者。”

威尔冷静地点头,同时以平静的语调回答道。

“史波克。”

阿卡尔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的讲话结束了,随后T'Rel继续自己的报告。“该组织成立于35年前,成名于‘统一运动(Unification)’,一直是一支地下的、反文明的武装力量,直到最近才有所变化——星联大使史波克在11年前坐上了这个组织的领导位置,从那以后,他们运动的宗旨就变成了倡导以瓦肯的逻辑取代罗慕兰传统的尚武价值观。”

就在此时,Sorok决定表现一下自己与T'Rel关于统一运动参与者的观点存在明显的异议。“史波克大使的队伍宣称他们是为了追求瓦肯与罗慕兰在文化、政治和哲学上的重归一统。他相信这种发展方式是罗慕兰帝国与星际联邦之间实现永久和平的唯一途径,然而这只是他的个人观点。”

“听起来你并不同意史波克关于罗慕兰-瓦肯关系的看法,Sorok。”拉-哈弗利中校说道,他一贯沉闷的脸上闪过一个牵强的微笑。

Sorok与T'Sevek和T'Rel交换了一个既神秘而显然又十分严肃的眼神,之后Sorok转而看向飞船的设计者。“支持史波克大使统一运动的人认为,按照瓦肯人的构想来重建罗慕兰是必要而迫切的……”

“而且是必然会发生的。”T'Sevek打断了他的话。

特洛伊注意到了Sorok的沉着镇静,看似毫无波动,但是这仅仅是表象。“是否必然还有待考量,T'Sevek。真相却是,任何促使瓦肯与罗慕兰重新一统的努力都可能只会导致瓦肯变成第二个罗慕兰的‘必然性’。实际上,就在几天前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瓦肯人在这个问题上都赞同我的观点。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瓦肯人都相信史波克对罗慕兰人所做的尝试存在极高的风险。”

“政治观点是极易动摇的,”T'Sevek冷静地说道,“尤其是如此狭隘的观点。”

T'Rel一直保持着沉默,虽然她对Sorok所投射的冷漠目光已经背叛了瓦肯人所深信的逻辑,她依旧不愿意屈从于Sorok关于罗慕兰的担忧,但是她也觉得这种担忧可能的确存在合理性。

特洛伊觉得这些瓦肯人应该暂时放下争执了,自己作为泰坦号首席外交官的第一个任务居然就如此棘手,而且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

“有关瓦肯-罗慕兰统一的讨论并不完全取决于瓦肯人,”阿卡尔说着便重新掌握了会议走向的控制权,“自从罗慕兰议会垮台之后,就连星联议会也开始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在罗慕兰政治混乱重新抬头的这段时间里,安全理事会的一些人甚至建议撤回星联对于统一运动的官方援助。在我看来,这就是大错特错,因为统一运动很可能就是星联友好政治联盟唯一可以行使权力从而影响大局的做法,假如我们能在他们需要我们的时候伸出援手的话。”

“这是值得的,将军,”威尔说道,“我完全赞同你的观点。我们必须为统一运动提供足够的政治动力,使其在罗慕兰的权力分享中发挥重要作用。”

“我真的不想提出这一点,将军,”贝久人科学官亚扎说道,“但是我们的确还没有得到罗慕路斯的邀请。就我从背景材料中所读到的,新的判官只是同意让她的代表与我们见面,而和我们一起前往的另一艘船只能留在中立区的某个特定坐标上。”

特洛伊再一次想问阿卡尔是否有其他船只会与他们同行,但是看到亚扎坚持自己的观点而换来了阿卡尔的怒目相视时,她还是忍住了。

“幸运的是,中校,”将军以缓慢而又有节奏的镇定语气说道,“我已经获得了算是第一手的信息,至少比你所知道的要更新一些,包括罗慕兰判官和她与我们协商的意愿,以及其他派系领导人的个性。在星联议会成员的协助之下,我已经在罗慕路斯上安排了一次引导性的会面,与会人员包括莱克舰长、塔尔奥拉斯判官的派系,和拉曼的高级领事。”

阿卡尔转而直接对威尔说道,“舰长,你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参与这项首次会议,判断每个人是否有把协商与谈判进行到底的意向。你要从这里继续把谈判进行下去,我和我的团队都会给你提供全力支持。”

并且要保证罗慕兰人和拉曼人不会突然互相厮杀起来,特洛伊想到这里,喉间强咽了一下。

“我很期待这项任务,长官。”威尔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然后他稍稍转向自己的左手边,直接向特洛伊露出了几近恳求的眼神。特洛伊可以完全理解他内心情绪的起伏,她必须承认,自己也产生了同样的情绪。我将会非常需要你,前所未有的需要,亲爱的(Imzadi),他似乎在这样说,虽然他并没有说出口。


“我很好奇,将军,”克里斯汀·维尔说道,“为什么史波克大使的团队不会参加这次‘开山会议’?”

特洛伊突然感受到莱克内心所涌起了一股全新的希望,而自己也在回应着他。(史波克作为)前任星联大使的丰富经验肯定会在任何与罗慕兰人的权力分享会议中成为重要优势,前提是他会出席。

但是当阿卡尔遗憾地摇头时,威尔刚刚燃起的新希望又像退潮一般落了下来。“自从两个标准年之前当史波克大使驻留在中立区的时候,他与星联的联系就已经非常少了。六个星期前我们就和他失去了联系,他也没能出席原定与巴寇总统的会议,而且没有发出任何消息来解释他缺席的原因。”

“你觉得他死了吗?”威尔说道。

“刚好在罗慕兰议会屠杀案发生的前不久,我们的一个特工证明了史波克大使还活着,并且还在负责统一运动。在巴寇总统宣誓就职之后,他再一次联系星联要与总统和议会安排一场会议,但是他并没能出席会议,而且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缺席的原因。”

“在这7个星期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我们一直试图与大使取得联系,或者查到他的下落,但是都失败了。更严重的是,那个特工是最后一次见到他的人,史波克在失踪之前亲自和他约了一次见面,结果这个特工现在也失踪了”

“将军,如果你允许的话,”Sorok耐心地等阿卡尔将军点头之后才继续说道,“即使史波克大使将会参与接下来与罗慕兰人的外交会议,我相信对他政治影响力的过分依赖也是一个错误。”

特洛伊不禁质疑道,“为什么?”

“因为史波克大使只不过是给一个具有感召力的运动挂名的领导人。这会导致我们在他们的创始领导者缺席时失去良机。”

感召力,你的意思是粉饰门面吗?“创始领导者”,比如Surak?特洛伊怀疑道。她想要说出自己的质疑,但是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招惹Sorok或者其他瓦肯人。即使是没有遭到恶语相向,他们看起来也足够容易动怒了。虽然瓦肯人总体而言会向外人极力表现出镇定的一面,但是在特洛伊看来,完全可以将他们列为自己所见过的最情绪化的种族。

“即使史波克还活着,”这位瓦肯男性继续说道,“他也不能永远领导统一运动者,他的年龄老化无法避免,频繁地对罗慕兰政治进行秘密谋划也会给他带来性命威胁。”

就在Sorok说完之后,特洛伊感受到一阵突然而强烈的悲伤情绪从阿卡尔的内心涌现出来。她并不会对此感到惊讶,因为按照她对阿卡尔服役经历的了解,这位卡佩兰将军与史波克大使一直私交甚密,不仅是史波克本人,还有他的很多朋友和同事。这种亲密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12年之前阿卡尔出生的时候。[1]

“史波克还没有老到要死的时候,Sorok先生。”阿卡尔说道,“而且我真心希望他还没有陷入你所描述的那些危险。”

“我也希望如此,将军,”瓦肯人以一种低沉而庄重的语气回答道,“但愿如此。”

特洛伊的注意力突然转移到了威尔身上,他的情绪“色彩”表现出了强烈的希望和乐观,正如她之前从他身上所读到的那样。但是另一方面,在乐观之下还有一股更为强烈的情绪在燃烧,当她触及到这种情绪时甚至自己也能够感受到一种鼓舞。

这是一种决心

“将军,除非我能找到证明史波克大使已经死亡的证据,”威尔说,“否则我就认为他还活的好好的。我很难相信,拥有他那样成就的人会轻易地被敌人击垮,尤其是他身边还有那么多英勇无畏的罗慕兰反对者,不惜一切风险地陪伴他,追随了他至少11年。”

但是Sorok很显然还是丝毫不愿意放弃他的消极观点,“我尝试表达的观点是,莱克舰长,过度依赖史波克大使的做法将会是非常愚蠢的。”

威尔向瓦肯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特洛伊注意到,这正是他在牌桌上对待新手才会露出的笑容。“Sorok先生,6个互相竞争的政治派系要聚首于此,对任何人的依赖都将是愚蠢的。”

现在特洛伊可以感受到,在威尔情绪表象之下有一种平静的谨慎与不安,与这种情绪紧密相连的,是他对于解决罗慕兰政局复杂问题的坚定决心,不论是否有史波克及其追随者的协助。


译者注[1]:阿卡尔将军的全名是莱纳德·詹姆斯·阿卡尔,就是TOS剧集中老骨头接生出来的卡佩兰孩子。

评论
热度(4)
©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