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官小个人翻译】泰坦号系列节选[3]

前情是阿卡尔将军留在泰坦号上召集会议,商议即将进入罗慕兰中立区的行动。Riker又忍不住站出来为皮皮打抱不平了,Riker夫妻俩都把将军和瓦肯人弄得很头疼。



星际迷航:泰坦号(Star Trek: Titan)

001-起飞(Taking Wing)

第六章节选[上]

星历 56979.5


“你们有些人肯定非常困惑我为什么选择你们一起参与这次任务,”阿卡尔将军对整个会议室里的人说,“我带着一支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军事武装的队伍来进行这次绝对会被舰队高层和星联议会称为‘人道主义’的行动。”他稍稍停顿了一下,使得最后一个短语显得尤为突出。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人类在这条船上只是少数。“自从罗慕兰议会崩溃以后,罗慕兰帝国就出现了一片政治混乱,并且在过去的几天里愈演愈烈。罗慕兰人需要外界的帮助,更重要的是,他们终于愿意接受帮助了。”

“我带来的团队里有一些在罗慕兰社会、政治和文化方面的专家。”之后阿卡尔便开始介绍他的专家们,两位瓦肯女性T'Sevek和T'Rel,还有一位瓦肯男性Sorok,他们都是瓦肯贵族,即使是身穿地球民间着装的朴素外表也无法遮掩他们身上的高贵气质。“T'Rel?”

T'Rel随后简单地向将军和舰长点了点头,这是瓦肯人用于表达默许的典型姿态,她上前向会议桌的方向走了一步,然后说,“谢谢,将军,舰长,泰坦号的各位舰员。我相信你们都已经看过上个星期就传送给你们的背景资料。”她注意着周围人点头的动作,随即自己也会意地以一个傲然的点头作为回应。“很好。在大量的罗慕兰分裂势力中,最强大的是……”

“请原谅我打断一下,”特洛伊注意到几乎所有人都对这突如其来的打断显得非常惊讶,除了一个人,也就是说出这句话的人:威尔·莱克。

凭借她与威尔的关系,即使不需要借助贝塔索心灵感应能力,她也能够预计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T'Sevek以几近责备的语气说道,“舰长,我们认为在报告结束之后再提出你的疑问是更加合适的。”

“的确如此,女士。但是关于这个问题,我恐怕要在报告之前就提出来,因为到目前为止我都无法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我已经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问过好多次了。”

三位瓦肯人一起看向阿卡尔将军,很显然他们都有些愠怒,阿卡尔将军叹了口气,无奈摊手只得任由他问下去。“好吧,莱克舰长,你指的是哪个问题?”

“最基本的那个,将军,为什么被任命这次任务的是泰坦号,而不是进取号?我并没有任何不尊重的意思,长官,但是泰坦号从装备到选取舰员都是为了探险任务而准备的,在我看来,星联的旗舰比泰坦号更加适合这次任务,尤其是考虑到进取号的指挥者在外交方面的经验比我丰富得多。”

特洛伊忍着笑。我的天,你还是惦记着要穿越猎户臂的事情,不是吗,威尔?

但是她也非常清楚,在莱克皱起的眉毛背后,不仅仅是泰坦号的任务改变而导致的挫败感。很显然,莱克认为自己的前任舰长理所应当被授予这项历史性的外交任务,然而之所以没能被授予这项任务,很可能是与去年在拉沙纳灾难中皮卡德的声誉受损有关。特洛伊也在逼问自己,阿卡尔是不是真的还因为拉沙纳事件而针对皮卡德,毕竟后来皮卡德在多卡兰、德尔塔·西格玛四号和特兹瓦的任务中已经证明了自己,更不用说是皮卡德在克林贡议长马图克离奇失踪了几个星期之后帮助他解决了凯勒斯克隆体的问题。

阿卡尔紧锁着眉头,沉默了半晌,只是向莱克点点了头。特洛伊还不能完全读懂卡佩兰人的情绪,但是她开始怀疑莱克的问题是不是将他逼得太紧了。

随后,将军却表现了出人意料的温和,语气中略带着一丝遗憾。“这个问题值得一提,舰长。但是你的前任舰长在最近进入罗慕兰领域的任务中已经回答过了。”

威尔显得满脸嗔色,“恐怕我还不能理解,长官。”

“简单地说,凯瓦特拉斯已经注意到了皮卡德舰长……和辛宗判官的那些可怕的相似点,”Sorok向前走了一步说道,“皮卡德与辛宗的关系在罗慕兰帝国内部已经广为流传了。”

特洛伊突然明白了,她也注意到了莱克脸上逐渐露出理解的神色。

“你认为皮卡德舰长的出现反而会恶化罗慕兰帝国的形势。”莱克舰长说道。

Sorok郑重地点头,一条眉毛微微挑起。“当然,舰长。作为曾经刺杀罗慕兰议员的人,辛宗被看做是真正导致罗慕兰现状的责任人。他是让-卢克·皮卡德的克隆人,这在罗慕兰帝国里引起了广泛的剧烈反响。”

“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签订帮助罗慕兰人重建可持续政权的合约,”T'Sevek以非常专业的口吻补充道,“皮卡德的出现会使得任务与首要目标背道而驰。”

“这真的是我们的主要目标?”特洛伊为自己居然提出这样的问题而感到震惊了。会议室里的所有领袖都转头看向特洛伊,她注意到舰员们的情绪波及范围,从惊讶到期待,而这些瓦肯人原本只是迫切地想要继续汇报情况,现在却是默默地掩饰着怒意。

“你是什么意思,中校?”阿卡尔说道。虽然特洛伊还很难准确地读到他的情绪,但是她对于这位长官只剩下耐心的好奇了。

她还是决定小心翼翼为上,“只是,”特洛伊慢慢地开始说,“罗慕兰帝国的政治混乱恰恰为星联提供了一次独一无二的机会。”

“啊,”阿卡尔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地点点头,“你说的机会是指,任由罗慕兰帝国分裂了,就可以化解他们对星联的潜在威胁。这就和某些人在几乎一个世纪之前,在普拉克塞斯爆炸几乎让克罗诺斯毁灭的时候,说我们有机会收服克林贡人一样。”

特洛伊摇了摇头,自己居然被拿来与那些旧时代的冷血战士相提并论,这让她感到很不舒服。“并非如此,长官。但是一定有一些罗慕兰的旧域,例如尼莫尔或者米利帝安,有希望可以在星联环境的影响之下逐渐脱离罗慕兰的统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