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科幻和奇幻。
想做一个好人。

Tumblr : https://www.tumblr.com/blog/idana5s
 
 

复制机经济中的情怀

【以下内容只是个人感想】


星联的经济是一种有趣的“复制机经济”。23世纪时,食物复制机就可以满足温饱问题;到了24世纪,除了一些极为复杂的物质(例如拉锭和生化人正电子大脑),一般的普通物品都可以通过复制机来制造。而那些不再需要的物品可以“回炉”重新分解成能量,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或者原材料,复制机就可以做出能力范围内的东西。

在这样的技术背景下,基本的生产力大概主要有如下几个要素:复制机,用于复制的原材料或能量,人以及给复制机编程的能力。

复制机在整个星联里应该是较为普及的。TNG中皮卡德的家人曾讨论过添置复制机的事宜,由此推断,寻常百姓家里弄来复制机也并非难事。皮卡德的家里倒是的确没有复制机,但那是因为他的哥哥没有使用复制机的意愿,而不是没有添置的能力。

原材料和能量也不成问题,吃完饭剩下的餐盘都可以直接放回复制机重新分解成能量。星联宇宙跨度如此之广,何况在那个年代,能源开发和应用的技术已经高度成熟。氘与反氘属于较常使用的能源,虽然航海家号在德尔塔象限里曾经短暂地遇到过这方面的困难,但是一般而言都可以从太空中自动提取这类能源。二锂在TOS早期还属于稀缺且易衰变的贵重能源,虽然不能被复制,但是电影4里就被斯考提和史波克找到了重结晶的方法。

给复制机编程的能力是比较重要的,也就是需要人通过编写程序告诉复制机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东西。但凡是舰队里的人,一般都能比较容易地编出自己需要的程序。考虑到复制机也能给普通家庭使用,可以推断,那时候的复制机编程或许就如同今天的图形界面一样。

很显然,生产力的各个方面都不成问题。那么问题来了,按说在这样的生产力环境中,我们所需要的一切,从食物到衣服、装饰品都可以被机器复制而成。想象一下,你的衣柜里有一堆已经过季过时的衣服,这个时候你只需要把旧衣服放回复制机重新分解成能量,然后按照自己的审美和喜好编出一套新的时装,然后复制出来。这相当于你自己用一件旧衣服换来了一套新衣服,重点在于,不需要依赖于外界生产。

但是剧情里却是这样的:

进取号-D上,皮皮和Data都经常自己动手画画,传统的画笔和画纸,而不是把自己想画的东西变成程序输入复制机。把自己需要的形状、色彩、风格等信息编入复制机程序来实现一幅画作应该是可行的,而且快捷省力,但是他们依旧选择传统的作画方式。


(图文无关)

深空九站上,盖瑞克做衣服一般都是用传统的针线缝出来的,他的裁缝店虽然算不上生意兴隆,但那很大程度上是店铺选址的问题,起码说明裁缝这一行没有灭绝。九站虽然各方面都比较困难,但是星联复制机技术还是有的,何况复制机做出来的尺寸误差有可能要比手工做出的更加精准才对。然而,九站上的人如果有服装方面的需求经常都会找盖瑞克来做,哪怕不提医生的基友情订单援助[x],至少丽塔和罗姆结婚时在嘎面前挑婚纱简直挑到眼花。


(图文无关)

航海家号的情况并非典型,所以暂且不提。

为什么他们要消耗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些可以用复制机完成的事情?也许是因为,有些东西是我们不想被机器完全取代的,比如艺术。

皮皮画画不用复制机而用画笔,看纸质的书本而不是PADD电子书,这与他崇尚传统的个性一定有关。Data也画画,他认为亲手进行的艺术创作能够让自己更好地理解人类的情怀。丽塔和罗姆选择让裁缝亲手来做婚纱,或许对于婚礼这样的重要场合而言,手工制品被赋予的内涵依旧是复制机无法完全取代的。

除此之外,还有皮皮的古董、莱克的长号、贝芙莉的舞台剧、EMH的歌剧、哈里的黑管、汤巴黎的20世纪情怀、希斯科的棒球、珍妮薇在全息甲板上以达芬奇为师、法国乡村依旧存在的手工种植葡萄庄园、查可泰家乡崇尚的印第安古法……这些活动在星际迷航剧集里出现的频率丝毫不低,编剧们似乎愿意相信,这些传统的艺术或技艺在那个复制机经济和全息甲板娱乐的年代依旧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以当代的眼光来看,这好像只是给科幻剧的艺术性加成,但是在超前的科技与经济背景下却透露出一种复古的特征,那么不妨将此视作星际迷航编剧的一种浪漫情怀吧。


微博地址

25 Apr 2017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