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各种科幻和奇幻。
想做一个好人。

Tumblr : https://www.tumblr.com/blog/idana5s

【ST官小个人翻译】泰坦号系列节选[2]

Riker在进取号-E上和Geordi和Worf交流之后,去找自己的大副候选人Christine Vale。而接下来的内容讲的就是Riker如何用慷慨激昂的演说从皮皮手里挖人的故事[buni]



星际迷航:泰坦号(Star Trek: Titan)

001-起飞(Taking Wing)

第四章节选[下]

星历56941.4


“请进。”克里斯汀·维尔对着关上的房门说道。她已经意识到来者是谁了,将手里的书放在咖啡桌上,从沙发上站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靴子丢在了床边。虽然她可以很快整理好自己的制服,但是她没有来得及穿上鞋子。

威廉·莱克走进了房间,高大的身形迈着自信的步伐,“你好,克里斯汀。”

“你好,舰长。”她说道,尽力掩饰着自己光着脚所带来的尴尬,虽然她原本就是自己的舱房里,她有资格不拘束于着装。她想起对方应该曾经见过自己在南太平洋海滩上穿着性感泳衣的样子,但是今天他们之间的会面应该是事先就预约好的公事,只不过她自己忘记了时间。这对于潜在的大副候选者而言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克里斯汀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她的沙色短发,随后指了指身边的一张椅子示意莱克坐下,“需要喝点什么吗,舰长?”

“不用,谢谢。”莱克说着便坐了下来。“还有,你可以叫我威尔。你为什么不坐下来呢?”

克里斯汀点了点头,坐在自己之前在沙发的位置上,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坐立不安。片刻之前,两个人都沉默了。

“所以,”莱克最终还是开了口。

“所以。”

他们清了清嗓子,又是一阵沉默。再一次,莱克率先打破了沉默。“泰坦号至少还有13天才会正式起航,克里斯汀,我依旧想要邀请你作为我的大副。”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是一阵绵长而轻声地叹息。“上一次你这样邀请我的时候,我就拒绝了。”

“但是之后我也给你发过消息,你给我的答复变成了‘我需要再考虑一下’,不幸的是,我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所以你有再考虑过我的邀请吗?”

她点了一下头。如果必须要全盘托出的话,那么她必须承认自己在这件事上的考量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多。

“穿过猎户臂,超越星辰驶向前人都未曾到达的地方,”她停顿了一下,“这样的前程听起来真的……令人激动。”她知道她依旧在控制自己的反应,像之前那样有所保留。这项工作听起来的确比任何其他职位都更令人激动,几乎是完美的。纯粹的探索几乎是星联舰队中每个军官的梦想,至少在他们职业生涯中的某些方面是这样的,即使是对于那些只做过安保人员的人而言。

但是要调职到另一艘船上,面临全新的任务,这也许会让她远离特兹瓦的噩梦。

她看到对方轻轻地摇了摇头,他的神情略显怅然而迫切,“我恐怕要告诉你,我已经被迫放弃猎户臂上的任务了,至少目前是这样。相反,我们的首次任务要前往罗慕兰中立区,也许还要进入罗慕兰的领域。这是一次极为特殊的任务,将星联的橄榄枝伸向罗慕兰,帮助他们保持秩序,直到他们可以重振自己的政府。”

虽然莱克对于探索猎户臂任务的延迟表现出明显的失望,但是克里斯汀发现自己现在对于泰坦号的任务有了更浓的兴趣。她自己也有些惊讶,毕竟她为了让特兹瓦同胞免于社会动荡和内战,已经失去了太多的同伴。她知道,保证辛宗战役后罗慕兰帝国的和平对于星联的稳固非常重要,而且这比特兹瓦任务更具有挑战性。她觉得相比一个探险者而言,自己更适合成为一位为和平而努力的军官。

“现在你可以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吗?”莱克打断了她的想入非非。他的身体向前倾了一些,眉毛上扬仿佛自信十足,看起来就像在打扑克时他所惯常的虚张声势。

她站了起来,不顾光着的脚而向前走了一步,双手交叠背在身后,脚趾抓紧了地毯,又松开,这样重复着,每当她紧张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这样做,她从小在伊扎尔,每天晚上都要等待母亲从夜巡中回家,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种习惯。又经过了一阵漫长的沉寂,她走到莱克身前停了下来,面对着他。

“我已经跟皮卡德舰长说过了有关你的邀请,”她说道。她知道自己只是下意识地在拖延时间,这让她自己也十分反感。

莱克点了一下头,双手压紧在自己的膝盖上。“我知道,我已经和他讨论过这件事了。我不想瞒着他,或者让他觉得我在暗中挖他的墙角。但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究竟是否愿意接受这个职位。所以,你有兴趣吗?”

她知道这是她亮出底牌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她抬起了脸庞,“我有兴趣…”她的声音变轻了。

“啊,我预感还会有‘但是’。”

她给了对方一个略显心虚的微笑,“但是我不能。对不起,威尔,我恐怕必须要拒绝了。”

莱克看起来有些泄气,多少有点。克里斯汀知道他是真心想要邀请自己成为他的高级官员,并且感到受宠若惊。但是他怎么就看不出来这是个糟糕的想法呢?

“你介意告诉我原因吗?”他最终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她又叹息了一声,随即又后倾身体坐在了沙发上,从而使自己可以平视对方的眼睛。她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做法实在配不上衣领上刚刚戴上没多久的第三颗空心钮章,只能把手放下落在自己的大腿上。

“请求自由发言,舰长?”

“一向如此。还有,是威尔。”

“威尔,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不会喜欢的。”

他的双唇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我也觉得,何况我已经很不喜欢被拒绝的那一部分了。”

“我觉得接下来的话会让你更不喜欢,但是我觉得,假如我不能对你这样坦诚的话,我也就不会是个合格的大副候选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登上我的舰桥,克里斯汀,”他说,“你想说什么?”

“特洛伊中校。”

他的眼睛连续眨动了几下,疑惑地皱起了额头。“这几个星期以来狄安娜都希望你能改变主意,加入我们。她从来都没提过和你有什么矛盾。”

“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克里斯汀抬头说道,“我和特洛伊顾问之间没有任何问题,我的问题在于你和她的关系。”

“你是说我和她的夫妻关系?假如你有什么意见的话,恐怕应该在阿拉斯加的第一场婚礼之前就提出来的。我们已经过了那段‘心照不宣’的时期了。”

哎呀!她心想。这不是我的意思!

她慌乱地摇摆着右手,仿佛自己的面前有一块黑板,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一些。等她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之后,她才说道,“狄安娜不仅仅是泰坦号上的高级顾问。根据你发给我的拟成员名单,她还是船上的外交官,这对于以探险为主的星舰来说是极为重要的职位,不是吗?”

莱克皱眉中的疑惑转而变成了愠怒,“而且我想不出比她更合适的人选了。”

“我也是。相信我,舰长…威尔…我对于你任命她为外交官的决定没有任何意见。”

现在轮到莱克站起来了。他俯视着对方,脸上的怒意愈加明显了起来,“在我看来可不是这样。”

克里斯汀也生出了怒意,她决定撕破脸皮,不再这么搪塞下去了。她昂起头,一边说着,眼神直视对方,没有任何躲闪。莱克依旧俯视着她,但是她没有任何退缩。

“不,长官。我只是觉得假如在自己任职的船上有一个让自己的妻子担任如此重任的舰长,这会使我难以适从。如果你能谅解我的话,我并不觉得你所做的是明智的安排。”

莱克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很明显是针对她所说的话陷入了一阵沉思。之后他说道,“你知道吗,你说的对。我的确应该考虑到,一个舰长任命自己的妻子担任这种职位,这不符合指挥应有的智慧。实际上,阿卡尔将军刚刚和我谈过这件事。”

当听到阿卡尔的名字时,克里斯汀睁大了眼睛。那是卡佩兰皇室,星联舰队里最高级别的将军之一,也是最年长的军官之一。

“然后你是怎么回答他的?”她说。

莱克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就和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一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纪律和信念。这涉及到我是否有能力将家庭生活与工作分清楚,关系到我是否能够树立这样的准则:保证在需要作出重大决策时不让家庭影响我的判断能力。同时也关乎于我身边的人是否对我有这样信心,相信我不会动摇自己的个人准则。我有信心自己可以保证这样的准则。更何况,假如我连这个都做不到,我在舰队里恐怕也混不到今天。

“但是我需要你现在就履行这样的准则,同时也要在你遭到质疑的时候对我百分之百地坦诚,就像你现在做的这样。”

克里斯汀停顿了一下,她不得不惊叹于莱克信手拈来的演讲。他的口才一直都这么好吗?她以前从未注意到这一点。她开始觉得,是不是属于舰长的第四颗钮章都会让一位指挥官学会如何发表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

“你对阿卡尔将军真的是这样说的?”她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即说道。

他轻声地笑了。“当然没有。我希望我说了。所以我在从火星赶到这里的一路上都在排练这场演讲,而且我没指望这真的能说服你。”

“那你指望怎样?”

“至少让你相信,我能够理解你的疑虑,而且我的确觉得我的决定不会有任何问题。特洛伊中校与我的关系不会对我的指挥决策产生任何影响,尤其是,假如在泰坦号舰桥上时有你坐在我的右手边,让我保持坦诚(,保证我能够做出正确的决策)。”

维尔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她被他的真诚和坦率打动了。莱克意识到自己不避嫌的做法的确存在不妥,但是却用钢铁般的决心支撑着自己,保证自己不会失败。而且他的确十分需要她的直言不讳,这或许也是他最看中她的品质。

对于一个长官而言,她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还有,”莱克补充道,“你真的觉得泰坦号的首席顾问会允许我忽视这个问题吗?”

维尔也笑了,突然间放松了下来,满怀期待地准备迎接前方这条充满挑战和未知的道路,“指挥之路”。

“好的,我觉得你已经说服我了,基本上。”

“基本上?”

“还有另一个问题,依然和特洛伊中校有关。”在莱克回应之前,她继续说:“如果我要做大副,那就意味着特洛伊中校要向我汇报,就像其他舰员那样。”

“没错。”他认真地说。

维尔抬起左手放在自己的衣领上,手指划过边缘的象征少校军衔的两个半钮章。“但是狄安娜是中校,她的军衔比我高。”

莱克扬起了略显顽皮的笑容,“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你上泰坦号报道,然后就会得到第三颗钮章,升职为中校。但是你最好快点做出决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维尔向后退了一步,惊讶地愣了一下。恐怕莱克就算在她面前长出翅膀,她也不会比现在更加惊讶了。

“但是我几个星期前才升为少校。”等了好久她才勉强让自己的声音恢复镇定。

“所以呢?”

“你总不能那么快就再提拔我一次吧。”

莱克笑的更灿烂了。

“你能吗?”她补了一句。

“别告诉一个舰长他能做或者不能做什么,”他说,“我们刚刚不是达成了共识吗?我的眼光不会有错。”

她也笑了,向他伸出右手,而他也顺势握住了她的手。“看起来我最好告诉皮卡德舰长,他需要找一个新的安全官了。”莱克说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长官,”克里斯汀松开了手说道,“我想亲自告诉皮卡德舰长。”

莱克点头同意了,“过一会儿我会让你去找他的。”

“那么现在你要回乌托邦平原吗,舰长?”

“不是现在。”他转身走向舱门,在门自动打开的时候说道,“在那之前,我还要和一些朋友…道别。”

她点头示意,猜到他也会在离开之前与乔迪和沃尔夫再见一面,并且在前往泰坦号之前还想和皮卡德舰长独处一段时间。

她想起了皮卡德,他已经在进取号舰长职位上做了那么多年,现在所带领的已经几乎是全新的队伍,而现在她也要离开了。维尔的内心即将涌起一种愧疚,但很快又被自己压了下去。要为自己抓住机会,克里斯汀,皮卡德舰长也说过会支持自己的任何决定。

莱克在门口停了下来。“哦,克里斯汀,还有?”

“长官?”

这是他走进房门以来第一次直接看向她的脚,“当你来泰坦号报道的时候,别忘了带上靴子。”




译者:Riker不愧是在皮皮手下学了那么多年,连挑选大副的眼光也很像皮皮,都喜欢那种敢于直言不讳质疑上司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