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官小个人翻译】泰坦号系列节选[1]

译者:这段是泰坦号正式起航前,Riker返回进取号-E的事。这个系列里Spock之后的出场也不少,会有昔日两代进取号大副的直接交流,很多TNG人物都会出现或者被提及,VOY的Tuvok也是重要角色,等看到有趣的地方应该也会翻译的。

星际迷航:泰坦号(Star Trek: Titan)

001-起飞(Taking Wing)

第四章节选[上]

星历56941.4

莱克的内心涌起一种回家的感觉,哪怕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访问进取号。只不过,进取号已经不再是他的家,想到这里,内心的惆怅感让他自己也感到惊讶。

(在阿姆斯特朗号穿梭机里,)可以看到至少十几个环境适配维修人员在进取号-E碟部背面不同的地方工作着,单人和双人的工作小组正有条不紊地对人员和设备进行传送。飞船外部的维修工作很显然还没有完成,依旧可以看出外壳上的隐约伤痕,那些都是正面撞击辛宗旗舰施密特号时所留下的。莱克调整着阿姆斯特朗号的飞行角度使其靠近企业号的腹部下方,他注意到了舰长的小艇,卡利普索二号,正停在它一贯被安置的地方,与飞船的碟部无缝衔接。在前几年的拉沙纳任务中,原本的小艇被摧毁了,从那以后卡利普索二号便接替了之前那个小艇的位置,除了外表的一些划痕之外,它看起来依旧崭新如初。

很高兴看到舰长的小艇可以被维修得那么好。莱克笑了,他回想起不到一个月之前和狄安娜在佩拉吉娅上度过的蜜月。作为新婚贺礼,皮卡德舰长将卡利普索二号借给他们进行蜜月旅行,结果这场旅程给小艇带来的损伤可不止一点点碰撞和划擦痕迹。虽然后来皮卡德没有提起过这架小艇的损伤情况,但是莱克不需要借助狄安娜的贝塔索心灵感应能力也能感受到舰长的不悦。

碟部停机坪上传来的消息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也很快就回应了消息,并且调整阿姆斯特朗号的航线使其降落在进取号的停机坪上。不到3分钟之后,他就在自己熟悉的停机处停稳了穿梭机,随即穿过忙碌的甲板走向内压舱门,他注意到大概有十几个工程人员正在进行各项穿梭机维护工作。就在此时,每个人都停了下来,向路过的莱克立正致意,莱克则让他们继续手里的工作。几乎每个人看起来都十分年轻,他们将莱克看作是一位才能杰出、训练有素的长官。但是除此之外,莱克还在他们身上注意到了其他东西。

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想到这里,莱克在内舱门口停了下来。这是理所应当的。在多卡兰、德尔塔·西格玛四号、特兹瓦的行动中,进取号损失了大量的安全人员,还有很多工程人员、医护人员等等,而这些新面孔让他想起了那些痛苦的回忆。尤其是最近一场面对辛宗的战役,他们虽然阻止了辛宗使用特拉昂武器攻击地球,但是却无法阻止对方夺走许多同事的生命。

包括Data。莱克想到。


“需要帮忙吗,舰长?”在他身后熟悉的声音。

莱克回过头,看到了正在笑嘻嘻的乔迪·拉·弗吉。沃尔夫少校也站在进取号轮机长的身后,嘴角隐约的笑容与他平日一贯的严肃性格似乎有些不符。

莱克也笑了,一把抓过乔迪伸出的手,简单的握手突然就变成了肆无忌惮的熊抱。拥抱松开之后,莱克向后退了半步,注视着两个人。

“我看起来像是需要帮助的样子吗?”莱克一边松开乔迪,一边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

“并不是,长官,”沃尔夫说道,“但是你看起来的确有些……乡愁。”克林贡人放松了下来,显然他很庆幸莱克没有拥抱自己。

莱克满脸笑容地看着沃尔夫,“少校,我在这艘船上的最后一次人事调配任务大概就是要举荐你来替代特洛伊顾问的位置,你对情绪的感觉非常准确,这证明我的判断的确没错。”他原本想要对沃尔夫金属配饰上那团凌乱的猫毛调侃一番,但还是将话咽了下去,他知道Data的猫“点点”现在被安置在沃尔夫的舱房里,这对于重视情义而又孑然一身的克林贡人而言,一定是个重要但又为难的任务。【译者:沃尔夫对猫过敏】

沃尔夫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是很快似乎又转而理解什么。莱克回忆起15年前他第一次在进取号-D上见到沃尔夫的时候,人类的玩笑总是让沃尔夫一头雾水。虽然他可能永远无法真正接受人类的娱乐方式,但是眼前的沃尔夫的确也不再是那个毫无幽默感的战士了。

“我很遗憾,眼下的情况要求我接受其他委派,舰长。”沃尔夫干巴巴地说。

“在舰队里,假如这个职位不行,总能找到其他更适合的,沃尔夫。”拉·弗吉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沃尔夫。“我知道泰坦号上已经有一位特别棒的顾问了,但是我听说副官的职位还空着。你可能还有时间考虑一下。”他蓝白色的助视器转而看向莱克,随即不以为意地眨了眨眼。

莱克微微收起了笑容。乔迪应该知道,克里斯汀改变了主意而没有接受莱克的邀请。假如莱克这一次依旧不能说服她,那么就只能放弃她,继续在候选人列表中另求他人。

他讨厌这样。何况他已经在这种任职邀请上失败很多次了。

“实际上我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我的副官候选人。”莱克提高了音量。“泰坦号还有两个星期才会正式起航,所以我还有充足的时间来丰富自己的人员名单。但是别担心,我不会再企图把你们挖走的。”

拉·弗吉轻声笑了出来,他想起了当初自己才是莱克在这一职位上的首选。但是乔迪并没有接受,而是继续留在进取号上担任轮机长,他认为那才是更加适合自己的工作。罗斯将军在此之前就邀请沃尔夫担任泰坦号的副官职位,沃尔夫很期待自己能在皮卡德之后继续在莱克的手下任职。但是后来,由于Data的牺牲,他选择永远服役于进取号。所以,莱克不得不转向他的第二人选,克里斯汀·维尔,但是她又一次拒绝了。

拉·弗吉突然转为认真的语气。“你觉得她这次会答应你吗,长官?”

莱克耸了耸肩。“我会让你知道的。但是假如之后你看到我从休息室的某个角落里,面色阴翳地走出来,你就该再请我喝杯酒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