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各种科幻和奇幻。
想做一个好人。

Tumblr : https://www.tumblr.com/blog/idana5s

【待授权翻译】Q Knew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1702

分级:Gen

人物:William Riker, Q, Deanna Troi, Worf

作者注:TNG电影之后,Riker担任泰坦号舰长时期。

译者注:翻译只是因为自己喜欢。主要是觉得里面关于Q能力的设定非常巧妙,而且作者写的很有说服力,将TNG和VOY里与Q相关几集里的一些梗都串联得很好。


在泰坦号上,舰长威廉·托马斯·莱克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他在自己昏暗的舱房里扫视一圈,转而看了一眼计时器,发现时间还早,于是又闭上眼躺了下来。

威廉能够感受到身侧的温暖,那应该是属于爱人的体温。他转了一个侧身,手臂揽过枕边之人的身体,轻轻抚摸。

“Imzadi”威廉轻声地呼唤着对妻子的爱称。

“我都不知道你还在乎呢。”回应他的却是一个男性的声音。

威廉猛地睁开眼,身体迅速向后退缩,翻下床铺几乎摔在了地板上。但是他很快就站了起来,并且认出了这位入侵者。

“Q,你想干什么?”

“啧,啧,莱克,这就是你和老朋友打招呼的方式吗?”Q正以他惯常的极具诱惑的姿势躺在床上,身无一物,只有脸上带着微笑。

“直接说重点,你对狄安娜做了什么?”莱克询问道,“还有,穿上你的衣服!”

“冷静点,莱克舰长。你亲爱的贝塔索美人现在非常安全,她正在隔壁的房间里享受甜美的睡梦呢。”Q回答道。威廉大踏步着走出房门,当他在隔壁的房间里看见狄安娜正如Q所说的那样睡觉时,终于放心地叹了口气。“瞧,我说的没错吧?”Q突然又出现在莱克的身后,只是比刚才多穿了一件衣服,一件与威廉现在所穿的完全相同的睡衣。

“你究竟想做什么?”威廉继续质问。

“你知道吗?你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皮卡德了。”Q冷嘲热讽道。

“我觉得这是你对我说过的最友好的话了,Q,但是这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哦,好吧,既然娱乐的时间结束了,那么我们该谈谈正经事了,但不是在这里谈——我可不想吵醒你亲爱的狄安娜。”Q挥了挥手,随即他们两人就出现在了威廉的待命室中。Q坐在桌子后面,而威廉在桌子的另一边正对着他。同时,威廉已经换上了舰长制服,而Q依旧和他保持着同样的服装。

“哦,我喜欢你待命室里的装饰,这些20世纪的古董,墙上挂着的长号,简直太符合你了——有一种家的感觉。”

“Q,”威廉开始失去了耐心。

“你开始着急了。我来这里是为了传达一条极好的消息,莱克。Q连续体决定给你第二次加入我们的机会。”Q的脸上洋溢着一种慷慨而夸张的笑容,仿佛要使他的唇角上扬到眼睛了。

威廉也笑了。“你在逗我吧。”

“完全不是。我们意识到,上一次对你的邀请太突然了,几乎是强加给你的,你那落后的人类大脑还很有限,不能接受突如其来的能力。但是现在,你更加老练也更加明智了,而连续体对人类的了解也更深入了。我们觉得,这一次的转变会比上一次顺利得多。所以,出于仁慈之心,我们打算把一份无与伦比的礼物再次送给你。”

“够了,Q。我以前就不相信你所做的这些是出于什么好意,现在同样不会。我更不相信你的连续体会改变主意。如果你的任务就是为了把一个人类变成Q,那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威廉说道。

Q面色严肃地注视着威廉,片刻之后才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我告诉过他们你是不会相信的,所以我早就说过应该诚实地对待你。”

“诚实?你?哈!”

“我可以忽略你刚才的反应,兄弟。”Q的回应十分严厉,语气中甚至带有意思威胁。

“我不是你的兄弟,Q,我也不会加入连续体。”威廉也不甘示弱地提高了音量,站起身并且依靠在桌边。

“但是你别无选择,莱克。你已经是连续体的一员了,从我们把能力给予你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了。”

“我不理解,”威廉陷入了疑惑。Q也站了起来,身体斜靠在桌子上,配合着威廉的姿势,脸庞靠近得几乎要贴了上去。

“你当然不理解了,你从来就没理解过。”Q压低了嗓音,随后直起身体,恢复了他平常的语调,“我们的能力其实并不是像表现的那样无所不能的。连续体把能力给了你,但是没办法收回”他急躁地解释道,因为他意识到,这将使他在威廉面前丧失颜面。

“你是说,从那次以后我就一直是个Q了?那我为什么从来没有像阿曼达·罗杰斯那样在无意中就能使出能力?”[1]

“因为你相信我们已经收回你的能力了,你所认为的就是真的。你的脑筋还真是复杂啊。”

“不,这还是不对。你就曾经被剥夺了能力,变成了会有死亡的凡人。”[2]

“那个时候连续体也不知道能力是不可收回的。我当时的确是被他们剥夺了永生性,但我还是拥有哪些能力——那是我大脑的一部分了。”Q满是不屑地解释道。

“那么,那个想要自杀的Q呢?”[3]

“航海家号上的那个?如果你只是个人类的话,也就不可能还记得这件事了。”

“不,在刚刚的一瞬间之前我还不记得。很奇怪……”威廉满怀着疑惑,而Q继续解释着。

“对于Q而言,我们不能移除能力,但是我们可以让一个成员相信他已经丧失了能力。只要整个连续体还是一体的,我们可能会将某个成员踢出去,让他不再永生,但是这很少见,一般都是拿来作为惩罚。”

“这还是不合理,Q,这又是你的什么把戏吗?”

“不是。你大可以自己试试看,随便做点什么,改变一下你的外貌,你可以变年轻,变成克林贡人,瑞吉人,甚至是小兔子,只要你想的话。”

威廉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自己的影子,看着他已经习惯了的外貌。他快50岁了,但是除了鬓角的几丝白发和这几年又增加的一些体重之外,根本无法看出他已是接近知天命的年纪了。他依然十分健壮,一向如此。

威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起头看着窗户里的影子。他尝试性地挥了挥手,一阵白光随即闪过,就是那种每当看到Q使用能力时所闪过的光。白光褪去,他看到窗户里的自己几乎年轻了二十岁,那正是威廉·T·莱克第一次拒绝加入Q时的样子。

制服也改变了,只是衣领上依旧是四颗纽章,但是毫无疑问,他的外貌已经变了。他转身看向Q,双唇微张着表达自己的诧异之情。

“你刚刚有没有……”他有些结巴了。

“绝对没有,舰长,这全是你自己完成的。现在我已经重新唤起了你的能力,总算感受到了吧?”Q的嗓音低沉而又魅惑,同时他正一步步地走向威廉。威廉思索了片刻,然后只是点了点头。“很好。”Q附在威廉的耳边说道。

“但是我不想要这个,我有自己的生活,还有狄安娜!”威廉一边说着,一边后退着避开了他。Q叹了口气。

“如果你想的话,可以继续伪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继续和特洛伊过日子,看着她变老,直到死掉。但是你依旧不能否认你的真实身份。真是很不幸啊。”

“收回它,我不要什么永生,也不想加入连续体。”

“这就很难了。”

“但是你说过Q可以变成非永生的。那么就让我继续老去,和我所爱的女子一起变老。”

“你的确可以变老,莱克,但那只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制造的一个假象。而现在,你那经久未动的能力已经可以继续开发了,你已经是永生体,并且连续体也拒绝再一次剥夺你的永生能力。”

“那我自己来。”莱克说着就抬起了手臂,却被Q立刻阻止了。

“假如是我,我就不会这么做。每一次Q尝试去除自己的永生能力时,他都会杀死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不信你可以去问珍妮薇。只有整个连续体都保持团结一致才能保证一个Q的非永生性,而我们不可能为了你而这么做的。”

“所以我就只能接受现状了吗?你来这里兜了半天的圈子就是为了告诉我,我一直都是个Q?你唤醒了我的能力,使我永生,就这样,我就必须接受我将要失去狄安娜,然后和你一起度过余生?”

“基本上,是这样的。你现在就必须跟我走,你必须成为Q。”

还没等莱克反驳,Q就已经带着他一起离开了泰坦号。

“我们在哪里?”威廉问道。四周的光线突然变得十分刺眼,使他几乎无法睁眼。而Q只是漫不经心地向周围挥了挥手。

“这里?这是一个概念构想,只是一种表现连续体的方式,在你们变成Q之前,这是为了让你们那种人类大脑能够理解的方式。珍妮薇就能理解。[4]”Q一边解释着,一边走着穿过了沙漠,走向一间小木屋。在威廉看来,这只是一个小仓库,人们站在屋外,一只狗躺在地上晒太阳。他跟着Q大步走上前去。

“回答我的问题,这位Q,为什么我对连续体就那么重要?为什么偏偏选择现在?”莱克被激怒了,他觉得自己是被Q绑架了。Q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他。

“在新世代里,连续体的人员损失惨重,我们不能承受再失去一个Q的代价了,虽然这个Q之前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明天早上,泰坦号会被克林贡人的叛徒炸掉,船上没人可以幸免于难。显而易见,我们必须现在就把你带回连续体,免得你被杀了。”

“你骗了我,Q,你说过我会看着狄安娜死亡然后独活。”威廉的怒意更加明显了。

“你的确会的,她明天就会死的。”Q又转了身继续走着。

“那么我应该去阻止这场爆炸。”威廉抓住了Q的肩膀。

“除非你想要像个人类一样生活。我们早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了,莱克,一旦选择人类的生活,就意味着你必须保证自己不会使用Q的能力。你曾经对皮卡德许下这个承诺的,你确定你能站在那里亲眼看着狄安娜死掉吗?”

“不,我宁愿离开她,也不愿意看着她死。”威廉承认了。

“很高尚啊,莱克。愚蠢,但是高尚。”Q嘲讽道。“过来,见见连续体的同伴们吧。”

“等一下,Q,这会对我有什么改变吗?我……”

“你是在担心自己会失去你那可贵的人性吗?担心自己不再爱狄安娜了?别担心,你的个性和原来依旧是相同的。虽然我不觉得你那些让人恶心的习惯有什么值得保持的……”Q似乎十分嫌弃地打了个哆嗦,而威廉看着他的反应不禁轻笑了一声。他们继续向小屋走去。

“我还以为那就是你一开始想让我加入Q的原因。看来你对人性是有点了解的。”

“是的,只不过那种品质也许并不是我们之前想象的那样值得推崇。”

-----------------------------------------------------

狄安娜醒来以后发现威廉不见了,床铺的一边已经凉了。疑惑之际,她起床走向舱房里的起居间,依然没有发现威廉的踪影。她决定使用心灵链接来联系他。

Imzadi,她心里念想着,威尔,你在吗?

没有任何回应。她开始担心了,走到桌前按了一下计算机面板。

“计算机,报告莱克舰长的位置。”

“莱克舰长不在泰坦号上。”

“糟了!舰桥,这里是特洛伊指挥官,船上有穿梭机离开吗?”

“没有,指挥官。发生了什么?”

就在那一刻,随着一阵耀眼的白光闪过,威廉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不,已经没事了。特洛伊完毕。威尔,你刚刚去哪了?”狄安娜奔向威廉的方向。

“是Q,又是他的那些小把戏。”威廉将她拥入怀中,搂紧了她。

发生了什么?狄安娜轻声询问,哪怕我不用心灵感应都能看出你正在经受一些困扰。

之后我会向你解释一切的,我保证,威廉回答道。“但是首先,我们要准备迎接克林贡代表团。”他用语言说道。两人随即相视一笑。狄安娜依旧能感受到他在隐瞒些什么,但是在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任何秘密,所以她只是做好了等他解释的准备。她转身回到卧室里,穿好了衣服。

当她离开时,Q才出现在房间里。

“别忘了你要做的事,Q”,Q说道。威廉瞪了Q一眼。

“我知道,”威廉说,“还有,不许这么叫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随便你怎么说,兄弟。”Q说。莱克有些愠怒地挥动一下手臂,把Q送走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吃完了早餐,莱克舰长和他的妻子穿着军礼服,站在一号传送室里,等待即将到来的客人。传送机启动,四位克林贡人登舰了。莱克走上前,按照礼节向克林贡人的头领致意。

“成功(Qapla'),大使,欢迎登上泰坦号。”

“成功(Qapla'),莱克舰长。”大使的嘴角扬起了微笑。

“我会让我的安全小队护送你前往舱房。”威廉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下属。他们陪着克林贡人一起走出了传送室,然后莱克便转身正对着大使,毫不掩饰脸上的笑容。“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沃尔夫。”他拍了拍沃尔夫的手臂。沃尔夫也同样友好地回应他。

“我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还有狄安娜。”他说着也转向了特洛伊,微微躬下身。狄安娜被他极具仪式感的礼貌逗笑了,上前拥抱了他。

“真是太久没见到你了”她说,“我们准备了茶点,在会议开始之前你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聊天。”

“我很乐意。”沃尔夫说,然后就和他们一起离开了传送室。他们向涡轮电梯走去,但是在到达电梯之前,威廉立刻停下并且转了一个方向,径直往他们来时的方向走去。狄安娜和沃尔夫都有些疑惑,停下来等着威廉解释他这样做的原因。

“怎么了,威尔?”狄安娜在他身后喊他。

莱克并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沿着走廊往回走。狄安娜和沃尔夫相视了一眼,决定跟上去。他们路过传送室,在几乎要到达主轮机室的时候终于赶上了莱克的脚步。狄安娜抓过他的手臂随即问道,

“威尔,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

“我只是想确认一些东西,不会太久”威尔甚至没有看着狄安娜就应付地回答了一句,他的心思只在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上了。他挣脱了狄安娜的手,走进了轮机室,狄安娜和沃尔夫紧随其后。

轮机室里已经是一片混乱。受伤和死亡的舰员躺在地上,操作面板上到处闪着火花。

“天啊。”狄安娜低声感叹着,她拍了一下自己的通讯徽章呼叫医疗人员,但是威廉却阻止了她。她不理解。

“没关系的。”他说。威廉一挥手,受伤的舰员们已经痊愈,死亡的舰员们也都活了过来。狄安娜和沃尔夫都震惊了,愕然地看着那些舰员和莱克。“所有人,立刻撤离轮机室。”莱克命令道。舰员们还在从刚才的愕然中恢复过来,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四周的狼藉,片刻之后才遵从了舰长的命令。

“威尔……”狄安娜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威廉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莱克走向曲速核心,那里正站着一个人影,一个克林贡人,是沃尔夫所带来的人之一。

“杜卡斯!”沃尔夫看到了他,愤怒地咆哮了一声便朝他跑过去,却又被威廉阻止了。

克林贡人看着他们,随即举起了武器,但是威廉只是一挥手,武器就变成了一束花。虽然依旧还在恐惧和疑惑之中,但是面对这个滑稽的场景,狄安娜还是忍不住微笑起来。杜卡斯扔掉了花朵,向他们大声怒吼着。

“你的那点小把戏救不了星际联邦。可以代表克林贡帝国利益的人是我,而不是(沃尔夫)这个叛徒,没有骨气的t'gla!我已经安置了炸弹,一旦引爆就可以摧毁你们的曲速核心,而且无法被阻止。”

沃尔夫咆哮着冲上前去,就在炸弹被引发的一瞬间,狄安娜感到自己的呼吸几乎要凝滞了。时间仿佛在变缓,狄安娜只能无助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以前,看着爆炸的火光淹没了杜卡斯。正是这一刻,奇迹出现了,爆炸停止了,随着一阵白光闪过,爆炸的火光消失了,留下他们三个人站在完好无损的轮机室里。

突然之间,Q出现了。

“太棒了,莱克,真棒。”他鼓起了掌,“我觉得,让那个克林贡人杀掉自己的做法真是巧妙。”

“闭嘴,Q。”

“脾气,注意脾气。”Q说。沃尔夫向Q发出了一声低吼。“哦,这渺小的脑子啊,原来你还会在乎啊。”

“Q!你做了什么?”狄安娜质问道。

“哦,不是我,我亲爱的顾问女士,你应该问你那亲爱的丈夫。”Q回到道。狄安娜随即转头看向威廉。

“这是真的吗?刚才的事都是你做的?他又给了你那种能力?”

“不是‘又’。我的能力一直都在,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但是现在我已经使用了这种能力,我就不得不离开你了。”威廉说着,一边牵起她的手,凝视着她的眼睛。

“是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Q讽刺地补充了一句。

“你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走开!”

“很好,Q,但是别让我等太久。”说完以后,Q就消失了。

“离开?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必须要离开?还有他为什么要叫你Q?”

“因为我现在是Q了。这是我和他的协议,狄安娜。我救下了这条船,现在我就必须要走了。我别无选择,他们让我变成Q,而我不能改变也不能拒绝,不论我是否愿意。他们……我们并不是Q一直所声称的那样无所不能。”

“我……我懂了。”狄安娜有些哽咽,黑色双眸中闪着点点泪光。威尔用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不,你还不懂,威廉回答道,我现在可以完全地读到你的内心,就像贝塔索人能做到的那样。也许有一天,我能够有机会向你解释清楚。我很抱歉,但是你要知道,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救你。我爱你,全心全意地爱你。

这一点我知道。即使是现在,我还是能从你身上感受到这一点。我也爱你。狄安娜回应着他。

“Imzadi”威廉低声地呼唤着她,温柔地亲吻了她,随后就消失在了一阵白光之中。狄安娜站在轮机室里,呜咽着任由泪水不停地从脸上滑落。沃尔夫走向了她,将她搂紧臂弯之中。

------------------------------

译者注:

[1]阿曼达·罗杰斯(Amanda Rogers),出自TNG: ”True Q”

[2]出自TNG: ”Deja Q”

[3]出自VOY: ”Dead Wish”

[4]出自VOY: ”The Q And The Grey”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