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一颗喜欢做梦的蛋。
GIF|汉化|翻译|脑洞。
GIF都是自制,二传请注明出处。

Tumblr/长毛象pawoo:idana5s

[翻译][ST官小]镜像宇宙TOS篇节选

镜像史波克听了主宇宙柯克的建议,开始军变,从舰长开始——

TOS镜像集Mirror Mirror几天后的故事。

【死亡预警】【相爱相杀预警】【语死早预警】


---------------------------------------------

星际迷航:镜像宇宙(一) - 玻璃帝国:帝国之殇

Star Trek: Mirror Universe - Glass Empires: The Sorrows of Empire


第一章

2267


捏碎柯克舰长的气管比史波克曾经想象的要容易一些。

帝国星舰进取号的舰长在他这位半瓦肯大副无情的手掌中徒劳地挣扎着。柯克用拳头击打着史波克的身躯、肋骨和腹股沟。他试图用手指撬开史波克的手掌,蜷抓着史波克掐在喉间的双手手背上。但这只会让史波克的手掌握得更紧,令柯克的窒息而死来得更快。

对史波克而言,杀了柯克这样一位功成名就的军官,是在浪费人才。正如几天前柯克的平行宇宙副本提醒史波克的那样,浪费人才是不合逻辑的。不幸的是,史波克现在意识到,有时候这种浪费是必要的。

柯克的力量越来越弱,但他的眼中依然闪着狡诈的光芒。他的手臂扭曲着伸向史波克的腰带,试图拔出他的折磨器,却发现器具根本不在那里。摘下折磨器是对规章制度极大的不敬,但史波克已经下定决心,自愿服从于某种令人遭受折磨的规章本身就不符合最基础的逻辑。他将不再认同人族帝国自相残杀的压迫文化。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玛丽娜·莫若站在柯克床壁外的入口前,在沉默中眼睁睁地看着史波克在舰长舱房里掐死了柯克。史波克发现很多人族的眼中时常透着血腥,那是一种对残忍暴力的狂热,而她的目光中并没有血腥。相反,此时她面色阴翳,透着沾染一丝遗憾的决心。她穿着精致柔美的睡衣,神态却是一种无法动摇的强硬。她就像一把丝质剑鞘中的钢铁利刃。

柯克依然挣扎着。这再次让史波克意识到他的死将会是多么大的浪费,他又想到了另一宇宙的柯克舰长的话,正是那段话迫使史波克认识到一个事实——帝国对其他文明的压迫,正如他们压迫瓦肯那样,是无效的。另一个柯克已经简洁清晰地总结了帝国的固有缺陷。

浪费是不合逻辑的,史波克先生,他曾说过。包括生命,潜能,资源,时间。我向你声明,你的帝国是不合逻辑的,因为它将不会长久。我还要声明,你身处其中而没有作为,也是不合逻辑的。

而他很显然是对的。

这个宇宙柯克舰长的眼中正缓缓充盈起红色斑点,眼白中的毛细血管已经破裂,眼窝中溢满血液。只需再过一秒,一切就结束了。

史波克别无选择。指望这位柯克改变指挥理念或政治观念是不可能的。连他的副本都鼓励史波克夺取帝国进取号的指挥权,找个符合逻辑的借口放过正在起义的哈尔坎斯,并且让帝国相信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史波克希望他无需兵变就能达到这个目的,他从未向往过指挥层,对政治也不感兴趣。科学,理性,研究……这些才是史波克一直向往的核心目标。如今它们还在,但是环境已经变了。虽然史波克提出了严谨编排的论点,但柯克还是拒绝考虑对待哈尔坎斯人施以仁慈。史波克试图以逻辑清晰的论述证明,攻击哈尔坎斯,留下一片城市废墟,其实只会阻碍帝国获取该行星的二锂矿藏,而柯克甚至在此时就打断了史波克的话。紧接着,柯克便下令将哈尔坎斯星球夷为平地,消灭所有哈尔坎斯人,抹杀整个文明。

若在当时发表异议将是自杀,所以史波克只得漠然地站在那里。任由柯克的神情从冷笑到大笑,带着恶毒的自满,目睹整个行星的灭亡。

现在则轮到史波克看着柯克在他手掌中断气了,但是史波克并不会感到愉悦。他不会从中得到满足,也不会任由自己感到愧疚或后悔。这仅仅是他需要做的事而已。

柯克的脉搏渐慢渐弱。舰长的眼球蒙上了一层灰暗无神的薄膜,然后便缓缓向颅内翻了上去。他在史波克的手掌中逐渐瘫软下来,蜷曲握紧的手掌也跟着落了下来。他已是一具死尸,从半空落到了他的膝盖上。史波克不想承受被诡计欺骗的风险,保险起见,他用手掌扭在柯克的脖颈上施加了最后一击,迅速扭断了他的脖子,然后任由尸体重重地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玛丽娜小心翼翼地碎步上前,在史波克度量看来,她是一步一寸走来的。“我们要把尸体处理掉,”她说。她光着脚,战战兢兢地走到柯克的尸体旁。“还有他的忠诚护卫——”

“已经解决了,”史波克还没等她说完就说道。“给我看看那个仪器。”他无需做任何解释;当另一个宇宙的柯克在传送室中向他透露了有一种特殊武器让柯克自以为能够以此所向披靡时,她就在这个武器之后。这个被玛丽娜称作酒柜力场的仪器显然就是这个宇宙的柯克在帝国舰队中迅速升迁的关键。玛丽娜领着史波克来到墙边,墙上嵌着一个梯形面板。她轻轻按下面板的右下角按钮,然后按下右上角按钮,面板随即无声地滑向上方,露出一个小屏幕,侧面带有一串按钮和表盘。

“这样就把仪器打开了。”玛丽娜从容地一碰,便启动了仪器。“这些是控制键。”

“演示一下,”史波克说。“就用舰长的尸体。”

他仔细观察着她的操作过程,记忆着操作模式并且推断仪器的其他功能。她按下几个按钮之后,调出了他们所在房间的图像,通过表盘微调图像焦点便对准了地板上的尸体。然后她只按下了内层泪珠形面板上一个与其他按键均分隔的按钮,随即一道光便在他们身后闪过。

玛丽娜抬起手臂蒙上双眼,而史波克的内眼睑能使他避免光芒的刺激。还不到一秒便结束了,留给他的只有一丝残余的电流触动以及臭氧气味,混合着玛丽娜身上精致的德尔坦花香香水味。地板上的柯克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毛发,没有灼烧痕迹,没有血迹,没有留下一丝谋杀发生过的迹象。他满意地向玛丽娜点了点头,她关上了仪器。“非常了不起,”他评价道。

“是的,”她回答道。“他让我用过几次,我只知道怎样一次瞄准一个人,但他有一次说过可以一次瞄准多人,很方便。”

“毋庸置疑,”史波克说。此时他腰带上的通讯器响了两声。他从半装口袋里拿起通讯器,打开翻盖。“史波克在。”

“这里是迪马托上尉,舰船已经安全,长官。”

一个严重的细节突然闪过史波克的脑海。“你解决了苏鲁先生吗?”

“是的,长官,”迪马托回答道 。“他已经被消解了。”

“做得好,迪马托先生。史波克完毕。”

史波克将通讯器关上并放回腰间。他穿过房间,走到挂壁通讯面板前,打开一个船内广播频道。“全体人员注意,这里是史波克舰长。我已于1426时解除了柯克的舰长职位,并且接任这艘飞船的指挥权。继续前往伽马长蛇座四号。通知结束,史波克完毕。”他用拇指按下通讯结束的开关,然后转身面对玛丽娜。“看起来,就目前而言,环境对我们是有利的。”

“并非完全如此,”她说。“昨晚,柯克向星际舰队指挥部提交了一份关于平行宇宙的报告。他称那些人是危险的无政府主义者,还说他怀疑是你协助他们打开了平行宇宙间的漏洞。”

她提供的消息并非完全在意料之外,但依然是不幸的。“舰长是否想过我何必要做此事?”

“没有,”玛丽娜说。“但他讲明的是,他提到了你试图说服他放过哈尔坎斯的意图。”

他点了一下头。“还是不要留下另一个宇宙存在的官方记录为好,”他说。“但是发生的就已经无法挽回,我们必须继续前进,不应担心我们无法控制的细节。”看着她的双眼,他心里明白,目前她是这条船上——甚至可能是整个宇宙中——他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哪怕她的动机依然令人怀疑,至少还不能完全解除对她的怀疑。但是如果人族帝国及其星际邻邦都应该从自相残杀的暴力文明中解放出来,将空前灾难性的黑暗时代记录抛诸脑后,那么他就不得不学会信任除他自己以外的人——并且教导他人也这么做。

构想着未来斗转星移的可能性,他知道自己只得全力以赴,为自己定下的这个史诗级的任务没有回头路可言。

一场伟大的变革就此开始。


评论(11)
热度(36)
©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