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一颗喜欢做梦的蛋。
GIF|汉化|翻译|脑洞。
GIF都是自制,二传请注明出处。

Tumblr/长毛象pawoo:idana5s

星际迷航是如何避免女性刻板印象的

就胡乱整理一些个人感想,微博发过的零碎想法的整合。这篇只关注女性性格设定,要说性别平权的话那够再写一篇小论文的。


首先说明,ST剧集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是逐步摆脱性别刻板印象的,所以较早的剧集偶尔是会出现较为刻板的台词或情节,幸好星联的大家都在一起努力“超越自我(make yourself a better man,皮卡德舰长)”。尤其是90年代后的剧集提出的一些理念甚至超越如今的很多剧。


实际上ST极少刻意强调“去除性别刻板印象”,因为星际联邦社会已经不存在“性别刻板印象”,人们不会反复提及他们不熟悉的古老概念。当然也有例外,这个在后文会写。

那么ST是如何传递这种概念的?这是太空家庭日常情景喜剧,所以我喜欢关注日常细节。


比如服装。从TNG开始,星际舰队的标准礼服都是图中这样,以20世纪眼光来看类似于女式连衣短裙,但是所有舰队军官的礼服样式都是如此,不论男女。TNG之后剧集的日常制服样式就都是长袖长裤,包括最新的DSC,而不再像TOS那样有明显的性别差异,所以礼服采用统一版型也是合理的。


(裙式礼服)

刚看到Picard和Riker穿着礼服出场时,一些观众会在内心发弹幕,“你们穿的是连衣裙吗”。而TNG编剧似乎也通过剧中一个搞笑桥段圆了这个设定构想——Worf对礼服直接吐槽“太荒唐了,像条女裙”(TNG: "Liaisons"),站在Worf的角度,这或许只是一句不经意的吐槽,但是身边的Riker却不这样认为,他立即骂回去:“你这是非常过时的性别歧视观念”。(这就是我说的例外)

如果Worf只说礼服像裙子,可能Riker并不会指责他,因为服装设计的确很像裙子,Riker是在指责他觉得女式裙子是荒唐的。阿尔法记忆的编辑把这段概括为“Riker指责Worf认为女式裙装弱化了他的战士形象”,我个人比较认同这种理解。不过我认为编剧并不是想说Worf真的对女性有偏见,毕竟克林贡人的服装特色本身就与人类有所差异,这段可能只是豪华游轮情景喜剧大副调戏安全官的日常段子之一,于是Riker紧接着就对一脸懵逼的Worf补充一句,“你穿着挺好看的”。可见TNG就是想让男性角色们穿一穿裙子,毕竟他们穿着就是挺好看的,那么为什么不呢?


(Worf和Riker)


还有正经的日常交流。VOY系列有了女舰长,这对于剧集系列本身而言是值得一提的,但是航海家号的舰员们可能不这么觉得——因为所有人都觉得舰长本来就无关性别,只要他/她具备当舰长的能力,而舰长能力的评价与性别无关,所以女性指挥一艘船本身并没什么了不起的。

TNG的Troi顾问和Crusher医生曾经讨论过指挥职务的问题(TNG: "Thine Own Self")。Crusher医生是ST中比较特殊的医官,并非因为她是女性,是因为她几乎不说“我是个医生,不是xxx”这句经典台词,她不介意承担医疗之外的任务。她很早就通过了指挥职务考试,应急时期可以坐上舰长椅,在平行宇宙未来也成了医疗舰舰长。或许Crusher的女性身份让这一设定变得有些特别,何况当时ST还没有出现女性主角舰长,但是Crusher的看法却与性别无关。Troi问Crusher为什么一个医生要做舰桥指挥,我注意到了她问的是“医生”而不是“女性”,Crusher说:因为我喜欢在舰桥,就想拓展一下自己。


(Troi和Crusher)

这暗示了两条信息:一,Crusher和Troi在考虑指挥职务时只是把自己视作医生或者顾问,从职业的视角出发,而不是性别;二,女性角色尝试指挥一艘船并非为了证明女性有能力成为强大领袖,只是因为她们自己喜欢,觉得担任指挥适合自己,而且通过了指挥考核也证明她们有能力。所以并非只有塑造强大女性角色才是摆脱刻板印象,关键在于摆脱标签化,关注每个角色除了性别本身之外的其他方面。

VOY通常被认为是最具有女权意义的ST系列,女性主角都拥有出色的个人能力和丰富的个性特点——这是我们常说的,所以我想说的是关于去标签化的问题。比如Janeway舰长是最优秀的舰长之一,雷厉风行、意志坚定、不循常规,但就像其他几位男性舰长一样,她也并非完美。由于从科研职位起家,所以她很熟悉操作岗位,有时会直接干预的操作细节,下属偶尔也会对她的做法表示不满,但是没人说出“女的就是喜欢斤斤计较”这种话;她的大副和二副也并不总是认可她的决策,而她有时会直接忽视下属的质疑,多少有些刚愎自用,但是两位男性副官从来不说“女的当舰长就是麻烦”,而是就事论事与她争论当前局势。


(航海家号)

印象中,从来没有航海家号舰员强调过“我们有一位女舰长”,毕竟进取号或深空九站的舰员也从来不会强调“我们有一位男舰长”,因为舰长的性别是无关紧要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自然地抛弃了刻板印象,不再将性别标签化,不再以生理差异作为能力差异或者观点分歧的借口,这是我能从ST的日常情节中感受到的。


摆脱标签化意味着关注每个个体的独特性,角色性格的形成取决于她的个人经历。典型的是楚尔人Jadzia Dax。没看过TNG或DS9的朋友可能不太熟悉楚尔人的生理特点,简单介绍一下楚尔共生体,熟悉的可以直接跳过下面这段。

楚尔(Trill)是一个共生种族,少部分人可以获得共生资格,成为宿主,让共生体(一种智慧大虫子)寄生在自己体内,宿主和共生体成为一体。共生体的寿命很长,而宿主的寿命与人类相仿,一任宿主死亡之后通常共生体还活着,此时就要将共生体转移到下一任宿主体内。共生体可以存储之前寄主的记忆,并且将这些记忆延续到下一任寄主的意识中,这样下一任宿就能受益于前人的经验、知识甚至个性。比如上一任宿主喜欢喝咖啡,而下一任宿主原本不喜欢咖啡,但是在接受共生体之后他/她可能会觉得咖啡也没那么难喝。

之所以将楚尔与性别联系在一起,是因为楚尔人的寄主并不受性别限制。这是个好梗,TNG和DS9都分别有过一集充分利用这一点委婉地体现LGBT情节。但是这个不是本文要谈的,这里暂且只谈Dax的个人性格。


(Dax与“前妻”)

Jadzia的性格十分复杂,很难凝练她的个性特点,她可以做到上一秒还在温柔地调戏Worf,下一秒就在一群克林贡战士中间拍桌喝酒,复杂且多变的性格与她的共生经历有关。如果以刻板印象的观点来看,Dax潇洒、风流的一面更像许多男性角色,但我并不是要说“女性角色要man一点才可爱”,因为这一句的每个词都是刻板印象,我想说的是性别无法决定角色个性。


(一句话总结Dax的性别)

DS9: "Facet"一集专门介绍Dax的所有前任宿主,这肯定不是DS9最好看的一集,但是给我的影响很深,因为它体现了一种观念:性格与能力取决于你的人生经历,而不仅是性别。例如Jadzia之所以会撩,是因为她的前任宿主会撩的经历和能力对Jadzia产生了影响,而不是性别。Dax共生体出生于2018年,到了24世纪已有三百多岁,Jadzia是第八任宿主,她的前七任宿主中有四位男性,三位女性。Dax本人对于性别分类也毫不在意,Sisko也会习惯称他为“老头子”,她都是欣然默许,因为她从前任宿主获得的记忆已经让她习惯于被Sisko这样称呼。看似只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但她的记忆中有过忠诚的婚姻也睡过已婚妇女,曾经性格内向也曾作为外交大使参加星联-克林贡和平谈判,是个勤奋努力的科学女孩也曾是流连于赌桌的花花浪子……前任宿主的复杂经历和性格特征共同影响了Jadzia,这种设定让刻板的性别标签显得微不足道,自然地摆脱了标签化。


塑造Janeway、Kira这样的女性领袖形象是ST摆脱性别刻板印象的重要贡献,ST也是较早做到这一点的美剧之一。同时,并非只有强大女性才叫摆脱刻板,我更欣赏ST的是它更强调文明未来中一个去标签化的社会,不纠结于性别或种族这些大类标签,而是关注个体差异。正因如此,星联社会中的女性不论成为通讯官或舰长,投身科研或专注于养育孩子,重点在于她们认为自己适合成为什么,从而成为自己热爱的人,而不是受到社会某些刻板印象的限制。星联为女性提供了这样的环境。

评论(3)
热度(104)
©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