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喜欢做梦的蛋。
GIF|汉化|翻译|脑洞分享
GIF都是自制,二传请注明出处

Tumblr/长毛象:idana5s
 
 

[翻译][SWEU官小]韩与千年隼/兰多的邂逅

出自官方EU小说,这章包括韩与千年隼的邂逅,韩与兰多的邂逅以及他们和波巴三个人爱恨纠葛的开始。而且这一章的标题是Love at First Flight

个人翻译,只是想把有趣的故事存档,渣翻。我大概是打算在Solo电影上映之前尽量把EU的青年走私犯故事读完。



-------------------译文--------------------

《韩·索罗三部曲之二——赫特的计谋(The Hutt Gambit)》

第六章  Love at First Flight


正当韩木讷地向前走时,他突然看到角落里闪过一个动作模糊的身影——货船巨大的稳定翼后方有一个人走了出来。他从没听过这个人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又充满威严感,那人说,“站住,赏金猎人,敢动一下你就尝尝这个。”

原本轻轻放在韩手臂上的手逐渐放了下来。不过这位科雷利亚人当然还不能停下脚步。他向前走着,一直走到他自己和那艘改装过的投弹船之间有阳光的空地上,而他的劫持者和这位不认识的恩人都还留在飞船的阴影之下。

他感到一身轻松。我得救啦!只不过很快他又感到了恐惧。现在他的双眼终于适应了阳光,他看到自己和投弹船之间有一个通风井。他停不下来,继续走下去就会从通风井边上掉下去的!

然后身后便传来了声音,“嘿,你!索罗!停下!”

他觉得自己逐渐停了下来,全身再一次轻松起来。幸运的是,他的身体可以服从任何人的命令,而不仅是那个不认识的赏金猎人。“转身,走回这里!”那个声音继续说。

韩非常乐意地遵从命令。

他一边走向劫持者和救他的人,一边注视着阴影之中,但是除了站在赏金猎人身后的半个人影之外,他什么都看不清。他看到那人拿着一把爆能枪,枪口挨在曼达洛头盔边缘的下方,埋进劫持者的脖子里。

他走到了货船稳定翼的阴影之下,此时他的双眼已经完全适应了阳光。他终于看清了救自己的人。

他是一个人类男性,大概和韩同龄,或许比韩大几岁。他比韩稍微矮一些,苗条又结实。他的胡子刮得很干净,一头黑色的卷发,深色的眼睛,咖色的皮肤比特拉勒登兽[1]的奶液稍浅一些。(译注[1]:traladon,科雷利亚的一种动物。音译名随便写的。)

此人的衣着打扮十分时尚,淡金色带有镶边的衬衫,宽大的衣领和袖口上还绣着黑色图案。紧身的黑色裤子熨的一尘不染。宽大且镶边的腰封式皮带衬托出纤细的腰身和平坦的小腹。他穿着黑色软靴,所以才能在伏击赏金猎人的时候悄无声息。他的肩上还披着黑色的短披风。

正在韩走近他的时候,他笑了,露出分外洁白的牙齿,笑容带着不同寻常的魅力。“你可以停下了,索罗。”他说道,让韩刚好停在劫持者的可接触范围之外。

韩停了下来,站在那里,看着解救他的人一边把手指放在爆能枪的开火开关上,一边将手缓缓向后撤。赏金猎人感到这个新来的人逐渐放松了自己,便摇身抬起手腕。身穿的曼达洛盔甲的赏金猎人毫无疑问会携带致命的小型飞镖。

韩试图高喊来警告对方,但是他喊不出声。新来的人已经开火了。设为击晕档的爆能光束击中了赏金猎人,在这么近的距离,他的曼达洛盔甲都无法抵抗。赏金猎人瘫软无力地倒了下去,盔甲边缘撞击在永凝土地板上发出咔哒声响。

救了韩的人收起了笑容,把枪放进精致腰带上一个隐秘的枪套中。他示意韩,“帮我把他抬起来。”

韩自然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了。

他们一起将昏迷不醒的赏金猎人抬进飞船里。韩还不知道他们要拿这个赏金猎人怎么办,他很快就会恢复意识的。

“我不知道那东西对你的影响要持续多久,”救人者若有所思地说。“你能说话吗,索罗?”

韩觉得自己的嘴唇动了,“可以,”他说。他试着要多说一点,但是他说不出来。

那人对他扫视了一番。“我懂了。你只能响应命令,但是做不了别的,是吧?”

“我猜是的,”韩不由自主地回应道。

“他对你用的那东西可真下作,”那人说。“我听说过,但从没在现实中见过。我要去调查一下,自己搞点回来,危急的时候大概能用得上。”

当他们走上通往投弹船气闸的斜坡上时,他们把赏金猎人放在了地上。新来者随后上前搜查了他的口袋还有盔甲的每个隐蔽之处。“好嘛,看我们找到了什么?”他熟练地在赏金猎人腰带的口袋里摸到了几个小药瓶,然后说道。

为了看清药瓶上的标签,他把每个药瓶都拿到了有光的地方。他的脸上闪过一个顽皮的笑容。“你走运啦,索罗,”他说。“这就是他给你下的药”——他举起一个蓝色瓶子——“而这个就是解药。”他又举起了一个绿色瓶子。

韩迫不及待地等着他把药物装入注射器。“剂量只能靠猜了,”他说。“我先给你打一针最小剂量,如果没有效果的话,我就试着多加一点。”他将注射器贴在韩的身体上,然后推进一剂药物。

正当他松开注射器时,药物已经充满了他的身体,韩感到一阵轻微的震颤涌遍全身。不一会儿他便言行自如了。

“兄弟,我欠你一次,”他一边说一边向那人伸出手。“要不是有你……”他摇了摇头。“所以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我以前可从没见过你。”

那人笑了。“兰多·卡尔瑞辛,”他说,“至于为什么要救你,这就说来话长了。先把波巴·菲特解决了吧,然后我们再说。”他的目光犀利了起来。“嘿,索罗,你还好吗?”

韩感到一阵眩晕,单膝跪在了赏金猎人身旁,摇着头。“波巴……波巴·菲特?这人是波巴·菲特?

全银河最有名的赏金猎人受雇来捉拿他?想到这里,韩不禁颤抖了一下。“哦,天呐……兰多……”他说。“我都不知道……”

“好吧,毕竟你现在安全了,”卡尔瑞辛鼓励地说。“你可以等会儿再感慨,索罗。现在我们必须要弄清楚怎么处理菲特大师的问题,就在这里。”他想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了一个缓慢又不客气的笑容。他弹了一下手指。“想到了!”

“什么?”

卡尔瑞辛再一次拿起注射器准备装药,不过这一次装的是另一个瓶子的药物,蓝瓶的。他摇了一下赏金猎人的身体,对方在晃动中哼了几声。“他就快醒了,不能再等了,”他咕哝着。韩已经重新校准了爆能枪,负责掩护,此时卡尔瑞辛抬起菲特的头盔,使他露出喉咙。赏金猎人突然猛烈地挣扎起来。“不许动!”韩命令道,举枪抵在他的头盔上。“这可不是击晕档,菲特,”他吼道。“我差点就被你害了,所以如果要裂解你的话我会很乐意的。”

波巴·菲特安静了下来,躺在那里,任由卡尔瑞辛把注射器放在他的脖子上,注入药物。

不一会儿,菲特的身体颤抖起来。“躺着别动,”卡尔瑞辛命令道。

赏金猎人随即服从。韩和兰多继而相视一笑……既缓慢又不怀好意的笑。

“好吧,坐起来,”卡尔瑞辛说。

波巴·菲特按照他说的做了。

“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吗,”卡尔瑞辛若有所思地说。“如果我们知道这东西能在人体内作用多久的话,我觉得可以把他带到附近的酒吧呆上几个小时,让别人付费来羞辱这个人,我们还能收点钱。他收过那么多赏金,肯定有很多仇人。”

“他说这能持续几个小时,但是没法确定具体时间,”韩指出了这一点。就他个人而言,他只想尽可能地远离菲特和奴隶一号,别无他求。有那么一会儿他想过要命令菲特自己到另一边走下气闸口,但是另一个念头随即一闪而过,他觉得虽然这种做法很聪明,但他就是下不了手。在爆能枪对战中杀人是一回事,但是麻木不仁地命令一个有感知的生命自杀——哪怕这个生命是个卑劣的赏金猎人——就是另一回事了。

“也对。”卡尔瑞辛站了起来。“好吧,也许我的第一个想法应该是最好的。站起来,波巴·菲特,”他指挥道。

赏金猎人站了起来。

“立刻解除你的武器。”

几分钟之后,韩和兰多就看着他们面前被阳光照射的地上摆了一大堆各式各样的武器。“仙多的仆人,”韩摇头说,“这人光用他身上带的这些东西就能开家店了,瞧这些曼达洛腕套啊,我赌这些飞镖也是带毒的。”

“只有一种方法能弄清楚,”兰多说。“波巴·菲特,回答我,这些飞镖有毒吗?”

“其中一些有毒,”赏金猎人回答。

“哪些?”

“左腕套里的。”

“那右腕套的飞镖呢?”

“用来催眠。”

“好啊,”韩说,同时小心翼翼地用手指触摸着那些飞镖。“把这些东西卖给武器收集者大概能值不少钱。所以,现在……我们拿他怎么办?”

“我想我们应该把他的船设置为自动驾驶离开这里,设定航线飞到某个遥远的星系。然后命令他不要篡改我们设定的航线。如果药效还能持续几个小时的话,等药效过了以后,他早就在几个星区之外了。”卡尔瑞辛停顿了一下。“他已经杀了那么多人,我差点就想一枪杀了他。但我从来没有那么冷血地杀过人。”他皱起眉头,几乎有些窘迫。“我要承认,我也不想开这么个头。”

“我也是,”韩说。“你的计划听起来不错,把他弄上船吧。”

波巴·菲特乖乖地打开了奴隶一号的舱门,三个人一起走了进去。韩和兰多将菲特绑在一个乘客座椅上。“你是飞行员吗?”韩问。

“不,我不是,”卡尔瑞辛承认。“实际上,这就是我要找你的原因。我需要雇一个飞行员。”

“你找对人了,”韩说。“只要是我能做的,尽管找我。就像我说过的,我欠你一次,兄弟。”

“之后再谈这些。先把我们的朋友弄走吧。”

韩迅速将船设定为自动驾驶模式,将应对纳尔夏达星区交通管制时所有的必要反应预先录入奴隶一号。然后他选择了一条航线,能够让奴隶一号通过几个眼花缭乱的超空间跳跃就穿过帝国空间。运气好的话,直到飞出几万个秒差距之后波巴·菲特才能重新控制飞船。

“准备好了,”韩最后说道。“她在三分钟之后就会起飞。”

“好的。”兰多转头看向无助的赏金猎人。“菲特,听我说,老老实实按我说的去做。你就坐在这个座位上,绑着,在到达索罗设定的目的地之前都不许靠近飞船的控制面板,除非在那之前你的服从剂药效退了。明白了吗?”

“明白,”菲特说。

“很好。”卡尔瑞辛得意洋洋地朝赏金猎人挥了挥手,随即走下坡道。韩强瞪了一眼波巴·菲特。“一路顺风,赏金猎人,希望我再也不用见到你。而且你可以把我的话告诉特洛恩亚,等我下一次回伊莱西亚的时候,他死定了。听见没?”

“是的。”

“告辞,菲特。”韩说。他走下坡道,同时听见了引擎启动的声音,脚下的坡道也颤抖着,之后他按下了关闭舱门的按钮。脚下的坡道上抬时他不得不跳下坡道。

兰多已经把波巴·菲特的武器收了起来,两个人一起慢走到了安全距离内。他们回头看着奴隶一号的尾部竖立起来,然后起飞,强烈的引擎尾焰在空中闪烁。

直到它消失在空中时,韩终于深深地长吸了一口气,随后又慢慢地呼出。“呼,终于结束了,”他说。

“我也得说,”卡尔瑞辛同意道。“你该庆幸我看到你了,索罗。”

韩点了点头,向对方伸出手。“叫我韩。我欠你个人情,卡尔瑞辛。”

“叫我兰多。”那人的脸上闪过一个无法抗拒的微笑。“而且……别担心,我会让你有机会回报的。”

“你想要什么都行,兄弟。你都不知道,如果波巴·菲特得手了的话我会落到什么下场。”哪怕现在正是阳光温暖的时候,卡尔瑞辛还是哆嗦了一下。“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能猜到,”兰多说。“波巴·菲特的拥金可不低。如果有人花那么大的代价悬赏你,说明你犯的事肯定不是赖点小账之类的小事那么简单。”

韩笑了。“你很有洞察力,兄弟。”他招手示意着,然后他们便开始穿过停机坪往回走。“想吃点早饭吗?我确实饿了,差点遭遇比死更惨的命运就是会这样。”

“当然可以,”兰多说,“你请客?”

“必须的。”

韩知道有一家小咖啡馆,他们来到那里坐了下来,喝着司迪茶[2],此时韩已经开始觉得他们仿佛是已经相识多年的朋友,虽然他们不过是一个小时前才认识。“所以,给我讲讲,”他刚吃完最后一片白面包之后便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为什么要找我?”(译注[2]:stim-tea,一种可以使人提高警惕性的饮料,老韩喜欢在飞行前喝。音译名依然是随便写的。)

“好吧,其实我之前就见过你一两次,”兰多承认。“在几个夜店里,我看得出来你是个不错的萨巴克牌手,一个优秀的走私客,还是个非常棒的飞行员。” 

韩努力要装出谦虚的样子,但他还是暴露了,“可我不记得见过你了,兰多,不过我猜那时候你也没什么能让我记住的理由。那么,好吧,你之前就知道我长什么样了。那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

“额,昨晚我就到了你的住处,想和你谈谈,然后你的朋友告诉我他觉得你那晚没回家。”兰多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微笑。“但是他告诉我可能是和某个……朋友……在机遇城堡赌场留宿了。所以,那天我做完夜活之后,就在回家的路上顺道看了一下。”

“你晚上还工作?你是做什么的?”韩问道。

“赌博,”兰多说。“大部分时候是。虽然我是出了名的能玩多种花样,只要有的玩。”

“我懂。所以你还没睡觉,在回家路上就顺便到机遇城堡逛了一圈。”

“那里离我家并不远。纳尔夏达那一带的很多大赌场都离的很近,步行就到了。总之等我到那里的时候,我在路上看见你了,就在我前面。我跟了上去,想要追上你做个自我介绍——”

“结果刚好看见波巴·菲特扎了我一针,”韩猜道。

“就是这样。我可不太喜欢赏金猎人,所以我就跟着你,直到我确定他要去哪里。然后我设法在你们之前就遛进停机坪边上。你当时走的很慢,你知道的。我认出了那是奴隶一号,所以我就藏在你和飞船之间,然后在菲特走过的时候挟持了他。”

韩点了点头。“我很高兴你这样做了,兄弟。”他又摇了摇头。“听着,别跟楚伊讲这些,好吗?他向我发过誓,说是一个什么命债,因为他觉得是他欠我的,你懂吧。我那晚劝了他好久,让他别再跟着我,但是他就觉得我肯定要惹上什么麻烦……”

“你确实是啊,”兰多轻笑着说。

“我知道,”韩沮丧地承认了。“但是如果楚伊发现了的话,他就永远不会让我再离开他的视线了,而且,嘿……人总是需要有点隐私时间的嘛,你懂的?”

兰多无辜地摇着头。“我懂你的意思。好吧,韩,我会保守秘密的。”他前倾身体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司迪茶。“她漂亮吗?”

韩点头。“我会说,她差点就让我觉得今早发生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你应该懂我意思的。”

兰多露出了佩服的神情。“也许你可以让我认识一下,老伙计。”

韩摇头。“我觉得不行……老伙计。你给我的感觉就有点像少女杀手,你大概会试图用你那种魅力把她勾走了的。”

兰多耸着肩又坐了下来,得意地笑着。“那可说不准。”

韩笑了。“关键词是‘试图’,兰多。所以你一开始为什么要找我呢?你说过你需要一个飞行员?”

“是的。大概一个星期之前,我在贝斯平玩萨巴克牌,一个玩家押了他的飞船,真是很大一笔赌注啊。”

“然后你赢了船,”韩猜道。

“是的。但是我从来没开过飞船。我需要学习飞行技术——尤其是现在,波巴·菲特有可能会回来找我的。接下来这段时间,我打算去一个草地更绿的地方,找点新的萨巴克牌桌,而且我想,坐自己的飞船去旅行会很有趣。这样我就不得不雇一个飞行员带我飞回这里,但是价格太贵了。所以我想请你教我驾驶飞船。”

“好的,”韩说。“我可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兰多耸肩。“解决了菲特之后,我的肾上腺素现在依然很高,一点都不困。那就现在怎么样?”

韩点头。“当然。”

他们乘了另一班铁道车来到另一个停机坪。韩和兰多并肩走着,穿过狂风吹拂的停机坪地面,绕过好几架停泊的飞行器之后,兰多才停了下来,指着一艘飞船。

“就是这艘船。千年隼。”

韩顺着地面凝视着这架改装后的轻型运载货船,它产自科雷利亚,是一艘YT-1300型运输船。他见过很多这种型号的船,他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型号——科雷利亚不仅拥有优秀的飞行员,还盛产优秀的工程师。

但是正当韩注视着这一艘飞船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毫无征兆地,他感到自己陷入了热恋,突如其来,无可救药,毫无余地。这艘船就像海边的塞壬女神,她正在用歌声呼唤他,歌声里有速度,有机动性能,有险境逃生,有历险奇遇,还有收获丰厚的走私旅程。

这艘船将会是我的,韩想着。我的,千年隼将会是我的……

科雷利亚人突然意识到他已经是目瞪口呆的神情。兰多一直在观察他,双眼微眯,他起了疑心。韩匆忙地闭起嘴巴,尽力将突然到来的渴望抛诸脑后。他该冷静点。如果兰多知道韩有多想要这艘船的话,他肯定要坐地起价……

“所以,你觉得她怎么样?”兰多问。

韩摇了摇头。“就是块垃圾啊!”他嘴上说着,内心却在暗暗祈求千年隼的原谅。“这赌注远远没有你跟我说的那么高啊,老伙计。”

“嘿,那个把船开回这里给我的飞行员说这船的速度真的很快,”兰多辩护着说。

“真的?”韩一脸怀疑地说。他耸了一下肩。“好吧,在亲自尝试之前是没法知道的。那我们就去兜一圈?”

“当然,”兰多说。

几分钟以后,韩便坐在了兰多新财产的驾驶座位上,在千年隼启动升起时品味着她的反应,然后他启动了亚光速驱动器。在她轮机室中见到的场景依旧令他感到难以置信——这艘船配有军用级别的超空间驱动器。哦,你这甜心!

她的亚光速航速也很好。韩操控千年隼,使其以一个陡峭的迎角向上飞驰,飞行带来的动力涌浪令他兴奋不已,但是他小心翼翼地掩饰着情绪。“还不赖,”他做出一副漠然的样子。“但我还见过更好的。再看看她的机动性吧。”

他迅速带着千年隼向上飞出了纳尔夏达的大气层,然后穿过护盾开口,她在一路上对交通管制的反应全部正确。一旦脱离重力并且飞过遗弃飞船的浮动障碍物之后,韩便立刻操控千年隼进行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旋转、翻滚和螺旋动作。

“嘿!”兰多提出了抗议,甚至能听见他喉咙吞咽的声音。“别忘了这里还有个乘客呢!你想让我把早饭都吐出来吗?”

韩对他笑了。他很想问兰多这船要价多少,但是他知道自己肯定付不起。他打算以后要在赫特人手下疯狂地揽活,攒钱买下千年隼,这样他就可以日常驾驶这艘船了——或者哪天还可以偷走它——这一想法在他脑海中闪过。

但是他不想让贾巴或者吉力亚克拥有千年隼。他们不懂得欣赏这个美人,这件艺术品。

韩迅速检查了武器配置。她的双脚很快,但她还需要更强健的肌肉……光有顶端射击炮塔上的一架光镭炮,这可不够,韩想着。

兰多仿佛读到了韩的想法,这位赌徒说道,“把我带过来的飞行员说,它可能需要更多武器才能变成足够好的走私船。你觉得呢?”

“我觉得,如果这是我的船,我会再加一个射击炮塔,一些四路激光炮,还有在腹部装一个连发爆能炮,可以为迅速撤退提供掩护,”韩说。也许还要一些冲击导弹……

“哈,”兰多说。“我得好好想想了。但这船确实飞得很快,是吧?”

韩不情愿地点头。“是啊,她有一套好腿脚,兰多。”他悄悄地拍了拍驾驶控制面板。哦,你这甜心宝贝……

几分钟以后,兰多清了清嗓子。“我以为把船开出来的目的是要让你教怎么驾驶,韩。”

“哦……哦,是啊,”韩说。“我刚刚就是……了解一下她。这样我就能把有关她的所有细节和癖好都教给你了。”

“你说得好像这东西有生命一样,”兰多说。

“好吧,飞行员都是这样看待他们的飞船的,”韩承认。“他们就像……朋友。你会明白的。”

“别忘了,千年隼是我的飞船,”兰多说,语气中带有一丝锐利。

“当然了,”韩小心地做出不以为意的样子。“现在,听着,我们要从亚光速航行开始,这是大多数机动练习的基础。看到那个控制杆了吗?拉动它,我们就会跳入超空间,除非你已经设好了一条航线,否则千万不能这么做。所以……别碰这个控制杆。懂吗?”

兰多专注地向前倾下身体。“懂了……”

19 Feb 2018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