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一颗喜欢做梦的蛋。
GIF|汉化|翻译|脑洞。
GIF都是自制,二传请注明出处。

Tumblr/长毛象pawoo:idana5s

【翻译】让-卢克·皮卡德自传(序)

 @时管局档案馆汉化组 成员将会按章节轮流翻译皮卡德舰长自传,敬请期待!

前言

接下来是序章。

-------------------------------

序章


本章翻译: @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校对&润色: @E和T 


    这走廊既闷热压抑又冰冷刺骨。热是来自于真实的温度,而冷则来自于无情的深渊。这是我自由的终结。

    “现已决定,在所有通讯中将由一个人类为我们代言,以便将我们引入你们的社会。你被选定为这个发言者。”

    在这个边长三千米的现代化墓穴中,两个半人半机械的工蜂护卫守在我身旁。巨型金属上层结构重重叠叠,每一层都站满了和它俩如出一辙的醒目灰白色身形,一排又一排。我试着寻找那个嗓音的来源,却找不到确切位置,它只是环绕着我。这个嗓音好像来自于所有这些身形,但它们的嘴毫无动作。

    这就是博格,一个由神经机械生物组成的异类物种,半有机半机械的个体共同连接成一个蜂窝意识。它们将各个星球表面的城市扫荡一空,攫取那里的人民和科技,将他们同化成集合体的一部分。而现在,它们要我替它们说话,好让它们更快地将我的同胞们吸收同化。

    这是文明之战。我当时指挥着星联旗舰,她是银河级的进取号,乘员上千。在那艘27立方千米的巨大飞船入侵星联领空之后,我舰第一个与它交战。它当时已经摧毁了乔雷四号上的新普罗维登斯殖民地。

    我们与博格方块的初次战斗算不上成功。当我意识到我舰已经无法阻止它的时候,我希望至少能阻碍它的推进,从而让星联舰队有时间组织更强大的武力来摧毁它。结果这却正中它们的下怀,博格对我本人表现出了特殊的兴趣,当我用尽所有拖延策略之后,它们把我从自己的舰桥上劫走。

    我现在已经理解了它们对我感兴趣的原因。它们认为我们的“狭隘文明”是由权威驱动的,因此需要一个代言人来进行沟通。我决不允许自己这样被它们利用。我确实很害怕,但我还记得,勇气并非不知恐惧,而是克服恐惧。我必须抗争。我在职业生涯中已经面对过那么多对手,经历过多少次生死攸关的时刻。我有丰富的经验能帮我面对接下来的挑战。我决意坚持到底。

    我简直天真得可笑。

    毫无预警,那两个护卫抓住我,像金属钳咬住我的胳膊。他们把我拎起来,丢到一旁的桌面上。其中一个掐着喉咙将我按住,另一个扒掉我的衣裤。我躺在那儿,赤身裸体,满心无助。

    我看着掐住我喉咙的那一个。他曾经是个人。他的右眼被机械植入物完全覆盖了,脸孔颜色死白,头与胸部间有软管和导线连接。他瞪着我,眼神空洞如死尸一般。他抬起另一只手,三根细管从中伸出,刺入我的脖子。有什么东西注射进来,然后一切都变了。

    我听到说话声,最初很轻柔,然后汇聚成势不可当的洪峰隆隆袭来将我淹没。震耳欲聋的种种噪音,我无法理解的无数语言……忽然之间,我就能完全听懂它们了。光是这条博格舰船上就有成千上万的意识,它们与别处数以亿计的博格意识相连接,彼此独立而又协同运作。似乎所有这些意识都想要撬开我的心灵窥探。

    我极力将它们阻隔在外,但我的防线有如虚设;它们已经在我脑中了。好像有亿万只手一齐光顾了古代那种二手商店,在一个旧衣箱里翻翻拣拣,挑选出它们想要的东西,把其他的弃之如敝屣。它们渐渐摸遍了我的记忆:第一次去理发;童年时和小伙伴一同大笑;相似的开怀大笑,但这次是和我的大副一起;学院时的期末大考;哥哥把我推进烂泥坑里;第一次与女人亲密接触。

    然后它们搜索的目的性愈加明确,只专注于对它们有用的东西:我偶然记住了一名星际基地指挥官告诉我的防护罩运作详情;在战斗中操作星座级舰船的相位武器能源库存直至它耗竭;我的船员汇报他们尝试抵消博格武器效力的计划。

    就这样还不够,集合体现在还要我思考:它不单单窃取记忆,还要就如何攻击我的同胞来征求我的意见。我集中注意力,试图提供虚假信息,但我的伪装就像万圣节纸面具,一扯就破了。我的经验、我的判断能力现在都属于它们了。我的意识依然存在,但我再也不能控制它了,我有了自身的一个翻版。它是集合体的一部分,是它们利用我的思想我的经验塑造出的新人格。让-卢克·皮卡德的道德、操守、忠诚和情感渐渐剥落,聚成一小滩被那个新人格监视着。

    集合体管它叫洛丘塔。它能攫取我拥有的一切。它就是我,又不是真正的我。在它面前,我无力抵抗。

    残存的自我眼睁睁看着洛丘塔与博格制定计划,它们利用着我提供的知识和能力。我能够目睹这一切,看着这些计划逐步实现。我的进取号将首当其冲;摧毁博格方块的计划已经完全暴露,集合体已经在筹备防御。几乎就在一瞬间,防御准备已经完毕。进取号毫无胜算。

    我什么也不是了,只不过是地上的一滩水渍。我想死。集合体也知道,它们听得见我的求死之意。忽然之间,博格们的声音安静下来,像是受命保持沉默。随后响起了一声轻笑,恶毒而又阴郁。

    “哦,我们不会让你死的,让-卢克,”她说道,“还早着呢。”

评论
热度(20)
  1. _Elensar_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转载了此文字
  2. E和T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转载了此文字
©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