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喜欢做梦的蛋。
GIF|汉化|翻译|脑洞分享
GIF都是自制,二传请注明出处

Tumblr/长毛象:idana5s
 
 

许多瓦肯人已经忘了IDIC的意义了。种族优越感,表面尊重多样,内心却对外来种族十分排斥。然而这四位瓦肯是最特殊的。

Spock年轻时还对人类的情绪化加以讽刺与排斥,但是成熟之后他已经能够适从各种不符合逻辑的外来文化。官小里有一段让我印象很深,有人问他瓦肯罗慕兰统一对瓦肯有什么好处,他半开玩笑地说:罗慕兰人的幽默感可以丰富瓦肯文化。

他尊重外来文明中“非逻辑”的部分,这与逻辑并不矛盾,因为尊重能够换来平等共处,因为这是和平的前提。Surak提出纯逻辑主张的原因就是为了停止原始瓦肯的暴力,追求逻辑并不是为了逻辑本身,而是通过逻辑求得和平与多样性,很显然许多纯种瓦肯人已经忘了这一点,而Spock作为混血却能比他们更加懂得IDIC的内涵。他将后半生都献给了民族融合与星际和平的事业——星联与克林贡的百年和平得益于他力排众议而提出的议和设想;他领导瓦肯-罗慕兰统一运动,不仅是为了追本溯源,更是为了求得罗慕兰与星联之间实现长期稳定的和平。所以相比于TOS剧集里那个科学官,我更喜欢的是后来的外交家Spock。



另外三位:

Sarek愿意与人类女性成婚并且养育了第一位没有夭折的瓦肯人类混血,甚至领养了人类孤儿并且希望将她送进瓦肯科学院,最新一集的DSC就可以看出他的这些做法在那个时代需要多大的勇气。



ENT的Soval大使最初也很大多数瓦肯一样傲娇,但是后来他认识到了与人类联合的意义,并且在四个种族的联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ENT的一位客串大使V'Lar更加明显,主动与人类握手,主动用英语直接交谈(那时候翻译器还不成熟),跟人类讲人类笑话,并且对瓦肯高层对其他种族的实施的政策表现出了不满。



这四个瓦肯的共同点:都是大使。见得多了眼界自然会放宽,或许丰富的外交经历让他们看到了Infinite Diversity in Infinite Combinations的现实意义。

我就是随便说说自己的感受。无论如何我希望在那个Spock已经失踪的宇宙里,有人能够继承他的事业。

25 Oct 2017
 
评论(8)
 
热度(73)
  1. _Elensar_ 转载了此文字